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马上到(二)

(二)



“我绝不会让步的!”李世真面前的这位束起高马尾,皮肤细嫩,让人完全无法想象这是个三十多岁的重案组组长。
“但……”李世真完全无法反驳,在这女人面前自己总是那么懦弱。
“无论怎样,我先回去工作了。”女人从刚才的有些强硬的语气又恢复到平时冷漠温柔的音嗓,但语气中明显能感受到女人的疲惫、逞强。
“伊景……”李世真看到面前连站着都有些摇晃的徐伊景,不禁有些心痛,但却没办法阻止这位“上司”。
……
徐伊景挂着疲惫右手按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皱着眉头,因为长时间没有休息,她的眼眶黑眼圈日益严重,眼睛干燥得有些泛红,唯有依靠咖啡才能稳定现在的状态。
徐伊景盯着电脑屏幕上送来的录像,一遍又一遍,一帧一帧,睁大眼睛,一点都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即使累了,也不愿意休息,其他组员看着她都十分佩服,这样努力的组长能有什么案件难得住她呢?
可笑的是,确实有一件,这件案件已经让她焦头烂额了,几天几夜都不愿意合眼。
“我们组长再这样下去,眼睛会瞪成猫头鹰的吧。”
“猫头鹰没她那么沉闷好吗?”
徐伊景完全不在意自己下面的人在说什么,即使是嘲笑她的话,她也没经历去管了。
现在要紧的是把李世真找回来,其他什么案件都没有她重要了,更何况,李世真可能卷入了十分恶劣的案件里,生命安全无法保障。
“你休息一下吧,没有好状态没办法继续工作的,你是知道的。”成熟稳重的中年男人赵副组长轻轻拍上徐伊景的肩膀上,让她惊了一跳。
“让我用一下你的办公室。”徐伊景也没有说什么,长时间熬夜的她已经不在状态了,自己确实需要休息,即使十分钟也好。
“好。”
至于她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办公室,那是因为李世真自作主张把它弄成全玻璃的了,毫无隐私可言,虽然本来也什么都没有,只是徐伊景不希望自己几分钟的“怠慢”影响到自己的组员。
徐伊景拖着疲惫的身体,摇摇晃晃走进办公室,连灯都不开,拉上窗帘,独自伫立在黑暗中。
徐伊景坐在沙发上,闭上眼,但内心的愧疚不断侵袭着她。
要是我当时没有选择固执坚决留在局里,那世真也不会突然失踪。
在沙发上,徐伊景的困意渐渐消退,内心的紧迫感越来越强,想象到那些照片上的血肉模糊,她无法平静下来,胃在翻腾着,让她想要呕吐,因为这些照片就可能是自己在乎的人的所有。
她不能停下来,可能停下来的瞬间,她的爱人可能会在这一瞬间死亡,这样的结果她不会接受也不会让它发生。
这也是她这几天都在强迫自己推进案情的原因。
徐伊景睁开眼,不再试图去进入那温馨的梦想。她伸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调整自己的思绪,开始去结合前两天所搜集的证据,想在其中找到突破口。
突然门被敲响,进来的是自己所看重的组员卓,他左手拿着个文件袋,“组长,今天又有新的受害者了。”
徐伊景突然心里一紧,期望那不是李世真,她心跳加速,全身开始轻微颤抖起来,但因为加以克制,没有被卓看见。徐伊景站起来拿过文件袋后,小心打开,看到其中的人员文件,不是李世真,她松了口气。
“你先出去吧,我马上出来。”徐伊景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语气平淡,但她内心实际翻江倒海。
“这个受害者也是少了小指的一个指节,和第一、二、五、六个受害者相同,从切面上看切口很整齐,嫌疑人手法还是一样没有改变。”“管家”拿着笔指在一张照片上的手说,“而且又是切掉以后缝合过的。”
“又是一件和服……”徐伊景假设将这个受害者纳入了现在案件嫌疑人的名下,“那么这次受害者是不是也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对,就是你用的这款。”“管家”将法医鉴定分别发给在坐的人。
“N.5号的香奈儿香水又不只是我们组长用,别这样说,怪瘆人的。”其中一位女性组员皱了皱眉。
徐伊景并没有在意,又继续说“地点呢?”
“组长你每天都在坐的地铁门口……”“管家”有些不太敢说,不过还是说了出来,思索着这次事件与徐伊景的关联。
徐伊景第二次收到了这样的讯息,再结合之前受害者家属所收到的讯息,她脱口而出,“这次他要和我玩游戏了。”她有些难以接受这一结果,即使她在第一次收到这样讯息时就有假设了,成真的这一秒她却有些希望她在做梦了。
全员看着脸突然变得煞白的徐组长,他们各自将这案件结合起了失踪的李警官,大家都难以置信。
“不会吧……”
“不可能啊……”
大家都有些躁动不安起来,因为组长被威胁,他们也可能成为下一个目标。
“我们要拿证据来说话,这可能只是偶然。”赵副组长虽然也肯定了李世真的失踪与此有关,但绝不能动乱军心,他以自己最长的经验来总结,当互相不能协作时,他们就输了。
“接下来由赵副组长分配工作。”徐伊景深吸了口气,脸色恢复平常,像是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管家',请你把资料都给我。”徐伊景接过资料,进到自己的办公室,双手撑在桌上,面对窗外。一想到自己曾设想的那些可怕的事情会成真,她的眼眶就不受控制地湿润起来。
徐伊景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谁说我是个石头没有眼泪的。”
不行,现在还不能哭,世真还在等着我。
我会救你出来的。
徐伊景抬头将眼泪收了回去,低下头又开始研究起这些照片的蛛丝马迹。
……
沉重的铁门再次摩擦起地面,重新留下有光泽的划痕。
“该吃饭了哦,亲爱的世真。”男人端着盘子,一脸猥琐的笑容进到房间,慢步走到铁床旁。
男人将盘子放在正蜷缩着身体坐在铁床上世真的脚边,换而已微笑的面孔看着脸埋在双腿上的她,没有下一步动作。
李世真听到男人沉重的呼吸声,一遍又一遍,在她耳边回响着。
伪君子!
李世真想要抬头直视这个野兽,但全身的却没有一点力气,让她动不了。
“又不吃?”男人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歪起嘴角,伸手拉起了世真身上已经脏得不行的袖子,白嫩的手臂上有着明显的针痕、鲜红的刀切过的痕迹。男人有些沾沾自喜,这是他有一部作品,刀痕长短宽窄完美到自己都难以置信。
李世真没有回答,只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像颗石头,要不是有着胸腔的起伏,还以为她早就被做成了提线木偶。
“可以。”男人站了起来,直径走出了门,拉上。房间里留下死一样的寂静,只有李世真与餐盘上的食物面面相觑。
李世真放下了警惕,同时本身就疲惫的身体也松懈下来,随意地搁置在奶白色的床单上。
李世真自从醒来后,每天只能依靠着窗上木板透进的阳光来判断一天的白天与黑夜。
李世真长长地叹了口气,努力半睁的双眼有些不受控制地想要闭合,她刚想去揉揉眼睛,手臂上的刺痛让她难以忍受地清醒过来。
天知道,这样的折磨下,自己会不会就这么闭上了眼永远也见不到第二天的黎明,再见不到伊景的笑。
不行,看不到她的笑自己会难受死的。
我要坚持下去。
我不想自己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这个恶心的男人。
因为这几天被男人药物注射,自己的大脑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无论从哪都搜集不出对这个男人的一点印象,尽管,对他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哎,我还不想死在这里面。”李世真冷冷笑道。
李世真回忆着这几天这个男人对自己做的。
似乎,只要我不乖乖吃饭就会被他增加药量,这种药很像那次被枪击住进医院用的吗啡注射后的感觉。
但她能肯定的是刚来的那天她实在没有忍住吃掉餐盘里的食物后,明显注射的药量比这几天的来得要少。
李世真还依稀记得刚醒的那时候,那男人说到逃跑眼神里的自信,所以自己不能冒失冲动,以免过早送掉自己的性命。
“我还要等着你来救我呢。”李世真看着窗上的木条,透过窗户,看到了徐伊景淡淡的笑容,伸手环住了她,温暖、温柔。
似乎看到了幻觉。
李世真勾了勾嘴角,欣慰地闭上眼,依偎上去。
即使……只是个幻觉……也很美。

评论(7)
热度(20)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