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马上到(三)【单人高虐!】

本章没有徐大组长

虐虐哒(⁎⁍̴̛ᴗ⁍̴̛⁎)

你们的四十米大刀都被我偷走了,别砍我(˶‾᷄ ⁻̫ ‾᷅˵)

顺便在此问一句,你们希望这个变态大佬是谁ᶘ ᵒᴥᵒᶅ



(三)



“嘶……呼……嘶……呼……”
“亲爱的,你在哪?”远处男人的声音因为建筑的空旷,导致他的声音在整个建筑里产生了回音,忽远忽近,让人捉摸不透他的位置。
棕色头发紧紧贴在李世真的脸上,就像是刚出水的海藻,丝毫不动。汗水与一道道鲜红浸湿了衣服,一样紧紧贴在了李世真的身上,让她疼痛难忍。
她没时间在意这些,现在重要的是,找到最佳位置,给这个变态致命一击,再去找到出口。
李世真环顾四周,以最快的速度找出一个死角,最终她选择在离墙最近一道承重柱附近在黑暗里几乎会被以为没有异样的缺口处,这里也是观测这层楼这个宽敞房间的最佳位置。
现在,只需要等男人来后,用她所学的一切击倒他。
不过,这是一个极为没有把握,也是极为危险的,简直就是在困兽笼里跳舞,可能下一步就缺胳膊少腿了。
“平静下来!”李世真抵在墙上默念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新刀伤的口子不断在渗血,与汗水参杂在一起,手臂因刺痛而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李世真现在感觉身子有些冷,还有些困。
不能睡着!
李世真按压住伤口,试图止血,但却不见成效,手掌被染满了鲜血。一阵阵的刺痛刺激着她,让她不停从困意中清醒过来,直到最后她再也感受不到那一阵阵刺痛,麻木下来。
这时李世真才开始注意到,似乎从她一路过来,每隔一段距离墙上就有个孔,伸出了一小截皮管,那是拿来干什么的?
远处走廊里的灯光闪烁着,没过多久,灯光被遮住了,走出来的是染着白光拿着一个像是面具的东西。
“亲爱的世真啊,你们当警察的难道不应该更谨慎一些吗?”男人狞笑,缓慢的步伐,跟到房间中间,发现血迹有些混乱,延展向四方,他抬头看了看四周又直视起前方说道,“别玩这些把戏拖延时间了,即使你是个警察,留了这么多血也不可能赢过我以后活着走出去。”
男人突然停下了话语,他的脸部肌肉拉扯着嘴角,弧度提升,狡猾的面孔在灯光下像是一个疯狂的小丑,可怕极了。
男人拿起手中的面具,套在头上,在遮住嘴前一秒,他大声笑了出来,伴随着一句“更何况你走进了死路!是我赢了!”
李世真睁大了眼睛,就那么一瞬间,男人按下了按钮,一股巨大的气流从皮管中喷涌而出。
李世真不能确定这是什么气体,但她能肯定的是,自己所处的优势瞬间消失殆尽。她当机立断,如果是毒气,那选择两人同归于尽也是不错的结果,如果不是,她也能揍他一顿。
一瞬间,李世真快速从阴影里跑出,快速接近那疯狂的男人,舍命一击,不求回报,当她离男人只有一步之遥时,男人举起了另一只手里藏好的喷雾。
糟糕!
此时的李世真已经无法停下甚至退后,她的所有都被这个男人看穿了,现在的她就像是刚走上半山腰却被人断了后路一脚踢回了深渊。
液滴喷洒在李世真的面部,她因缺氧而大口呼吸导致液体快速挥发大量吸入,没有两秒,她的四肢失去了所有支撑她的气力,重重的摔倒在地。
男人蹲下后,俯下上身,摘下脸上的面具,他有一侧脸是红肿的,这是李世真的杰作,他揉揉脸微笑着看向李世真,说道,“这么莽撞,可不像你啊,李世真小姐。”他搭下手,手指轻轻在李世真的脸庞上划过,拨开黏在她脸上的发丝,抚摸着,“你可是我要展示给那女人的完美作品,你逃不掉的。”
李世真意识很清晰,但却无法动弹,伤口因为突然上升的温度,再次流出血来。
“你看你,又流血了。”男人把李世真抱起,缓缓走出房间,走廊上也能感觉到余温,“我可不允许你现在就死掉,死人了不会流血。”
果然我又搞砸了,对不起了,伊景。
李世真在男人身上困意越来越浓,最终昏睡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在最原先的房间了,而是被绑在躺椅上,准确的说是牙医院最喜欢用的半躺椅上,双手双腿甚至每根手指都被绑得严实。
她环顾了四周,自己的伤口并没有被缝合,而是同之前一样,被使用了最原始的草药方式涂抹过,而且自己被挂上了点滴。
“你醒了啊?”男人推门进入,手上拿着金属钳,以及像是小型断头台的工具。他走近将工具放在一旁的台面上,坐在座椅上面对李世真,静静地看着她。
“你想干什么?”李世真察觉事情可能比她想象的更加糟糕,心跳越来越快,就差从喉咙眼跑出来了。她紧张得直冒汗,但以现在的状况容不得她有任何动作。
“我想干什么?很简单,打造艺术品。”男人仔细打量着李世真的手指,因为没有修剪指甲的缘故,她的指甲长得有些长。
“你说什么?”李世真有些难以置信,眼睛瞪得有些大。
真是疯得不轻。
“要我教你吗?”男人勾起嘴角,哼着小曲儿,拿上钳子在李世真的指甲上比划。“长度刚好。准备好了吗?”
“什……”李世真话还没落音,一阵撕裂感拉扯着手指,她惨叫起来。“妈的疯子!啊!”她的手指在不自主地抽动着,直到指甲与手指分离,鲜血流了出来,染红了那块失去保护的肉,因为不均匀的撕扯,有的一丝一丝挂在了手指上。她大口喘息着,手指的疼痛让她挣扎着,面部渐渐扭曲起来。
“别急,还有九根手指呢。”男人将钳子在水中晃了晃,移动到了食指,又是一阵撕扯。
尖叫混着血肉模糊的手指,在男人狡黠的笑声与哼曲声中交杂着,直到最后只剩下了男人的声音。
“嗯……这跟小指该选拔再砍掉还是砍掉再拔下来呢?”
“嗯……还是先拔再砍掉吧。”
男人自言自语着,完全没有在意满身冷汗不停喘息着的李世真。现在的她已经无法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就像是痛觉神经被一同抽掉一般。
现在的情景也像是在做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噩梦。
“咔嚓。”
男人举起李世真小指的一根指节,血肉模糊,让人无法辨认。
李世真低头看了看自己失去指节的小指,又看向狰狞男人满手鲜血里的一块。
这是我的手指吗?
好奇怪,我已经没法感觉到它了。
李世真笑了,笑得疲倦,半睁的双眼毫无生气,抽动的嘴角,脸部肌肉不规律地抽搐着。
是的,她确实笑了。笑得如此无力,如此绝望,如此的苍白。
李世真觉得自己疯了,不再能保持自我,至少现在不能,她需要时间,需要时间静下来。
男人看到现在笑着的李世真,他有些吃惊。她的表现与其他艺术品不同,其他艺术品第二步成型的过程中就昏倒过去了,这让他很懊恼。
现在的李世真却全部见证过来,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他突然心跳加快,现在的李世真是多么的迷人。
男人更佳喜欢她了。
男人勾起了嘴角,弯起了眼角,双手轻轻拨开再次黏上李世真脸颊的发丝,轻轻抚摸起来,说道,“我开始迷上你了,亲爱的李世真小姐。”
李世真可能成为他最完美的作品,一件完美的隐退作品。

评论(35)
热度(16)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