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马上到(五)

  

  来了来了

  快要接近结束了,凶手也该浮现出来了啦~



  (五)


  徐伊景双手撑着头坐在办公室里,很明显,她已经焦头烂额。那个朴建宇,他们什么都没有问出来,除了身高和时不时的咳嗽。

  现在,该怎么办啊。

  以之前受害者的时间推算,以及那根指节,只剩下半件“艺术品”的时间了。

  “组长。”卓突然走进徐伊景的办公室,叫了一声。

  “什么事?”现在的徐伊景无精打采,但还是强行装出了自己还好的样子。

  “我们之前查到有人大量购买绷带、绳子、铁链。”卓很镇定,不如说他不怎么会紧张,他指了指玻璃墙外围坐的一群人示意徐伊景。

  徐伊景走出们,和组员一起观看了录像,大量购买这些物品的人几乎是同一个人。但是,让徐伊景有些疑惑的是,凶手不可能这么不小心,自己暴露在摄像头下。

  但无论怎样,先找到这个人再说。

  吗啡可不是一般人能大量买到的。

  “卓。”徐伊景轻唤了一声。

  “是。”

  “把这个人找到,尽快。”徐伊景能够预想,这人可能不能提供太大的帮助,但也许能够从这人的嘴里得到点细节。

  “好,我马上去办。”卓拿上证件就走出了房门,现在他都是一个人行动,没有李世真同行,未免显得有些单薄。

  其他人也自觉的开始工作,他们都知道这件事件的重要,关乎整个警察局的威望。

  卓依据录像,他很快找到了商店的所在处,令他很诧异的是,这个商店离警察局只有五公里。

  是谁会这么不小心?又或许这个人是故意的?

  卓走进商店询问起当班的人员,他们都没有这个录像中戴帽人的印象。卓进门前其实也没有抱太大的期望,他刚准备走的时候,有个女人走了进来,刚好看到卓手上的照片,突然激起了她的记忆,瞪大了眼睛。

  “小姐,你怎么了?”卓见状赶紧上前询问道。

  “额,没事。”女人摇了摇头,又指了指卓刚装进照片的口袋,“能给我看看吗?”

    卓也没有犹豫,直接递给了她。

  “这人...”女人拿到照片瞅了两眼,她立马火冒三丈,“我记得这男人!”

  “你能和我说说这个人吗?”卓突然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

  “我记得上个星期的时候,我来这个商店买东西...”女人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环住自己的腰际。

  “哦,对了,这位女士,玛丽,她是我们商店的常客。”一旁的收银员赶紧插了一句,认为这可能帮到警察。

  “嗯,我叫孙玛丽。”玛丽深吸了口气,有继续说,“那天我来买东西的时候,那男人用他难听的口音一直在骂不小心撞到他的小女孩,差点还动手打了她。”玛丽形容着当时的情形,“好像这人买东西很急,就没有动手,然后他很快就离开了。”玛丽啐了一口,“要是他当时打了那小女孩,老娘我真是要把那鳖孙弄死。”

  “那你能形容一下他的长相吗?”卓突然想起了录像中的另外两个身影,其中一个确实很像这个玛丽的。

  “比我矮,长的一脸小白脸。还有还有!那讨人抽的笑。”玛丽在那里描述得津津有味,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

  “他脸上有什么吗?”卓尽量去勾起玛丽更加细节的记忆。

  “没有什么。”玛丽挠了挠头,突然抬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我记得他说了希望我们不会生病进医院。”玛丽气的直跺脚,“他是个医生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好的,谢谢你的帮助。”卓感谢了一番,有转过头问收银员,“你们这里有九天前的客人的名单吗?”

  “等我翻一下。”收银员在那里翻起很厚的本子,翻来翻去,没有收获,卓见状不禁叹了口气。

  失败了吗?

  “等等,我想起来了,那死不要脸的那人叫姜在贤。我记得我在门口听见外面坐在车里的人叫的他。”玛丽仔细想了想,之前这男人听到外面车里人叫他后就很着急的离开了。

  姜在贤?

  很大的收获。

  卓勾了勾嘴角,他很高兴,又有一条能够跟进的线索了,离李世真又近了一步。

  太好了。

  ……

  “好了,你可以进去了。”狱警搜过身后打开了铁门,让开身,知道高个男人进门后又锁上们。

  另一个狱警带领着他进入审问室后关上门站在了门外。

  “是什么又把你带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回荡着,颤抖但不失气势。

  “来最后见你一面,老人家。”男人坐好双手撑在桌子上,歪嘴笑着。

  “来嘲笑我的吗?”老人家同样歪嘴笑了,“我可不记得我教过这么失败的人啊,南君。”

  “我对你代替我入狱我很感激。”南君的眼神变得更加尖锐,“但同样的,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折磨他们。”

  “呵呵,我还真是后悔了。蠢货。”老人家以自己的经验,南君不过只是反社会的一颗棋子,单单一颗棋子,终究会被击垮,况且,还是这种乐于彰显自己艺术品的蠢货。

  “没得改了。”南君仍然歪嘴笑着,带着的气息,更多的是嘲讽。“是你蠢到替我死。”

  “呵呵,你终究,是玩不过那女人的。”老人家站起身,示意门外的狱警,刚走到门口,他又回头说,“你抓的,是野兽的尾巴啊。”

评论(5)
热度(20)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