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马上到(六)(完结)

好久没写,是不是以为我弃坑了(⁎⁍̴̛ᴗ⁍̴̛⁎)

不!我没有!


(六)



在一座巨大的工厂前,人永远会显得很渺小,就像一只蚂蚁一样,一脚就可以一命呜呼。
调整呼吸,徐伊景单手调好卫星手机,以便随时发出自己的讯息,也不用害怕可能会消失的手机信号。
徐伊景扣好防弹衣以后下了车,给手枪上膛后轻手轻脚只身探进了废旧工厂。
工厂很黑,还好徐伊景带了一个手电,双手贴紧,行动很快,当然她也不让任何细节流失在视野里。
…………
徐伊景30岁就能当上组长,自己的本事也不可少,她年轻有为,寻找凶手、线索毫不含糊,她的感官可以说是超乎常人,甚至她的逻辑思维都能够模仿正在犯罪的凶犯,她的冷静让所有人都十分佩服,这也是为什么她能撒下一粒又一粒的成功种子最终长成参天大树。
李世真虽然也年轻有为,但性格与徐伊景完全相反,她活泼、有活力,不像徐伊景冷漠、时而无情,她就像是个开心果,组员们也对李世真的入组感到十分开心,不用天天面对徐伊景的冷眼,那可真是上天的恩赐。虽然这么说,组员们也很嫉妒李世真与徐伊景媲美的才华,她总能看到徐伊景不能看到的细节并加以完整,在他们眼里,这两人合作起来是让所有凶手都害怕恐惧的。
不过现在……李世真却生死未卜。
…………
“砰!”铁门被重重地踢开,倒在路旁,腐朽的铁锈味充斥着每个冲入这里的人。
真难闻!
“安全。”
“安全。”
“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赵副组长带领的部队扑了空,他们只能指望另外一个工厂的人有所收获了。
卓按下对讲机,开始联系另外一个部队,由徐伊景所带领的精锐部队。
“你说什么?!”卓突然对对讲机大喊大叫,系些许吓到了精神放松的旁人。
“怎么了?”赵副组长皱着眉头看向神色紧张的卓。
“他们说组长突然不见了?”
“什么意思?”赵副组长保持冷静,接过对讲机开始确认起来。
他迅速询问完后就开始拨打徐伊景的手机。
关机。
不出所料,赵副组长所认识的徐伊景从来都不会在这样关键的时候掉链子,除非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现在就是那可怕的事情。
他现在必须赶快定位到徐伊景,否则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
徐伊景缓慢移动着脚步,将自己的行动隐藏在了这片寂静中。
徐伊景本身以她自己的理智是不会离开组织的,但就这一次,她失去了理智,连理由都不给的消失在人群中。
她想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耳机会被别人黑掉穿出李世真痛苦的惨叫,那时的她在平静的表面下实则已经打起寒颤,咬牙切齿起来。
那时的她已经无法分清对面所传来的这个声音是真是假,理智早已被推翻,冲动跟随了耳机里所传来的指示,跟了过去。
徐伊景走到一个死角,轻手翻出手机确认是否正常,现在的她可以伸出指头轻轻一碰,就可以发动那两匹部队。但现在的她突然有些犹豫了,这不像她,她从来没有犹豫过。
徐伊景叹了口气,凡事都会有第一次。
“呵……”徐伊景只是作出了张嘴的动作,经验迫使她把声音卡在喉咙里,咽了下去。
第一层,安全,现在,徐伊景需要冒险踩上这摇摇欲坠的锈铁楼梯。
第一步……
第二步……
很好,没有发出声音。
这时的徐伊景突然开始怀疑,这里没有任何东西,她被骗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念想,但她希望这是错的,不容得任何的时间损失。
按照这凶手的习惯,还有四个小时,她将看到崭新的尸体摆在她眼前,不用怀疑,那具尸体一定会是李世真的。
徐伊景不愿再想下去,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找到她需要的,而且她能肯定,这里一定有。
直觉,是徐伊景的又一大利器。
第二层,地形复杂了许多,更多的死胡同,但很明显,链接一楼的通道都非常破旧,然而连接的房间却又重新装修过的痕迹,墙上还插满的金属管子,就像是饥饿的猛蛇随时准备奔涌而出。
徐伊景开始有点紧张起来,她神经紧绷,握住手枪的手心直冒汗水,她将手电挂回原位,拔出手机,给组里的人们发出了定位,一定不能有任何闪失。
徐伊景继续侧身走着,以免有人从背后袭击。
路越走越亮,而这些布景再也不像是个工厂,而像是个外科手术楼层,充斥着强烈的消毒水味。
这也说明她来对了,直觉再次正确,同样她只身走进了虎穴,她能料到后面的一切了。
汗从脸颊上滑下,徐伊景任由汗水滴落,她推开了一扇门,一股血腥充斥进了她的鼻腔,刺激上她的大脑。
侧手开灯,里面的一切既让她吃惊也冷静,不出她所料,凶手已经给她留下了另外半件礼物。
“真是半件。”徐伊景冷笑了一下,现在“坐”在那的确实拦腰折断,她能肯定,这是之前录像上大吵大闹的人。
“姜在贤。”徐伊景慢慢念出僵硬已久的手指上挂着的拍子,像极了停尸房里的那些带解剖的尸体,除了这具会让法医们失望罢了。
看来这就是所谓的报应吧。
帮助了凶手,最终也死在凶手手下。
徐伊景看着这像是玩偶的姜在贤面无表情,尸斑集聚在尸体上,切面十分整齐,简直就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一刀就被上下分离,就连内脏都被掏空,里面塞满了染血的糖果。
真是恶趣味。
徐伊景翻找了一下糖果,果真发现了一个包装极不一样的糖果,打开看有张纸条,上面写着“你想看看我的杰作吗?来楼上。”
徐伊景一看到这,她火气直冒,直接推翻了姜在贤的上半身,踢翻了座椅,瞬间,她冷静下来,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楼上。
第三层只有一个房间,重重的铁门推开,她能看到的是一个黑色后背坐在铁窗旁边。
“举起手来!”徐伊景理智形式,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一点闪失错失拯救的机会。
没反应。
“举起手来!”徐伊景挪步靠近铁床,走进才发现什么都没有,坐着的是假人,但下半身却是真的,看来是姜在贤失去的,铁床上什么都没有,但铁床的铁链上仍然挂着钥匙,这说明出门还是有点急。
铁门突然被关上,重重的声音回响在整个房间,徐伊景快速转身,但她转身的瞬间突然愣住了。
“你好,还算喜欢我快要完成的作品吗?”男人抱着穿着和服的李世真,但似乎李世真已经失去了意识。
“你是南君?”徐伊景咽了一口口水,凶狠的看着南君,她熟悉,他就是之前所逮捕的老人家的管家。
“哟,还记得我啊?记性好啊,徐警官?”南君笑容越来越邪恶。
“把她交给我,不然我就开枪。”徐伊景一点不迟疑,瞄准南君的头随时准备着。
“要是我不呢?”南君轻轻抚摸起李世真的脸颊,把头发捋到脑后。“杀了我?”
【你永远玩不过那女人。】
【你个废物。】
【失败的人渣。】
“我倒更愿意看你被折磨死。”徐伊景倒也毫不留情。
在她眼里,这种人,劝告自首?简直可笑,还不如让他自杀来得快。
南君从来都不甘于别人的侮辱,这也是他的弱点,冲动。
“我折磨死?我可要先折磨下你的小女友。”南君举起李世真的一只手,“看,这里少了根指节好看吗?”
“我认为你少了手会更好看。”徐伊景冷眼嘲讽着,手枪永远不会偏离轨道。
“嘴贫是吧?就不怕我让你和她阴阳相隔吗?”南君倒也不认输,但气势很快就败下阵来。
“你觉得是你快还是我快?”徐伊景勾了勾嘴角,寒气扑人,现在的她太过冷静,就连南君都看得有些背后发凉。
南君面对这样的女人,选择的手段则更佳残忍。“试试用你的手枪炸掉这整个房间如何?”
徐伊景发现房间里墙上的管子口出现了异样,丝丝阳光的折射显现出其中似乎有着不同寻常的气体存在。
“哼,白痴。”南君突然将李世真背靠在自己身上,将藏在袖子里袖珍的手枪举起,一扣,子弹随着火花迸发进入空中,射进了徐伊景的肩膀,鲜血染红了她的袖子。
徐伊景当然也不是吃素的,另一只手拿起枪快速瞄准直击南君的脑门,脑浆、头骨、鲜血炸裂在墙面上,绽开一朵死亡的鲜花。
生与死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徐伊景撕开衣服,绑紧止血,跑上前抱住躺在血泊中的李世真,眼泪止不住的流,擦了又擦,最终却也被李世真看到这狼狈样子。
“伊景?”李世真睁开了眼,看到徐伊景哭得脸都红了,天知道她哭了多久,但她第一次看到徐伊景哭,还哭得这么让人怜。
“没事了,没事了。”徐伊景看着李世真眼里满满的血丝以及那苍白的脸庞,心里疼得只会说这一句话,刚伸手想去拉李世真手时,却摸到那缺失一截的手指,就像触电般收了回来,呆呆地看着李世真,“对不起。”
“是你救了我。”李世真托起她疲惫的双手,伤口仍然抽痛的,但从不阻止她去拥抱眼前她心爱的人,“我从没看见过你哭。今天我可饱眼福了。”
“转过去,不能看。”徐伊景突然有些害羞,居然会恼羞成怒了,李世真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在那之前,我们得先从这慢慢变硬的肉垫上起来,坐着太不舒服了。”李世真心底冒出了想要戏弄徐伊景的念想,但在之前,要先从尸体上起来,再回到家里洗个澡再进行。
李世真扶起受伤的徐伊景后坐在了那个铁床上,帮她擦了擦眼泪,红通通的脸十分可爱,让她突然想吻这“冷酷无情”的女人。
“我想他们应该快到了。”徐伊景拿起卫星电话,看了看时间。
“嗯。”李世真就这么坐着,盯着徐伊景的双眼,透彻的足够反应所有事实的双眼,停住了所有动作,就好像时间停止了一般。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了。”徐伊景认真的严肃的盯着李世真,
她不敢想象李世真在服装遮掩下,身体的各处到底还有多少伤痕,她也不选择去想,单手捧住李世真的下巴,轻轻吻了下去。
李世真接受并回吻,贴着嘴唇,她说:“我也不要再离开你了。”






真·南君os:你们知道为什么这人选我当变态吗??
因为!我是全剧组“反派”男人里的最好最帅的。

(不,其实是因为他笑的最猥琐。( ・᷄ὢ・᷅ ))

∠( ᐛ 」∠)_这位写手已经被南君打死。

评论(12)
热度(30)
  1. 羽咲绫乃Funever 转载了此文字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