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马上到(番外)


那件事件过去了很久,在这之前,徐伊景可是又多在南君的身体上多加了几个弹孔。
不过这也算是过去了,南君与她们不可能再会了,徐伊景与李世真也选择退出这绚丽而又危险的职业,开始了平淡的生活。
她们刚要走的时候,那情景可有趣了。
各个呲呀着嘴脸,但眼里却不停的再流泪,对于这个部门,算是失去了两个强者与支撑者。
无论如何,日子也还是要走下去,凶案组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繁忙,新的组员也入住了。
而徐伊景与李世真也开起了花店,不如说是徐伊景硬要开的,为了让李世真早日走出阴影。
想想当时的救回李世真的时候,她还能清醒着和她对话简直都是奇迹了,去过医院后,失血过多休克等经常出现,李世真的身体可以说是没有一个光滑的地方了,几乎所有的肌肤都被刀割所占据着,身体内的毒素堆积,若不是及时治疗,可能徐伊景真的会与李世真阴阳相隔吧。
过去就过去了,这句话对她们来说很实用。
得过且过,她们拥抱的是新的生活,不能再活在阴影里不得安宁。
“康乃馨吗?”李世真站在充满着花香的店里正为客人们推荐着花朵。
她在这样的环境下很舒适,能与徐伊景在这样的花店工作也是她的一个小梦想,现在算是实现了。
“是的。”客人更是对于有两个大美人的花店有着偏爱,虽然他们知道追求这俩美人是不可能的,但也乐意来欣赏一下。
给过钱拿走了鲜花后,也差不多是花店今天关门的时候了,徐伊景轻轻把放置在门外的花搬入培养室后锁上了前门。
李世真也脱下了围裙,在身后抱住徐伊景,两人站着,温暖穿过了身体,融入两人,徐伊景转过身头向前温柔地在李世真唇上啄了一下,看着她。
徐伊景的眼神很温柔,从不像平日时那般尖锐,而这样的温柔现在只属于李世真的。
就这样抱着过了许久,李世真的肚子先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两人在一起了这么久,李世真还是很害羞地放开了手,嘿嘿傻笑起来。
“想吃什么?”徐伊景倒也很喜欢这样的李世真,她勾起嘴角问起了李世真,但语气却没有什么变化。
“出去吃吧,很久没去吃那家烤肉了。”李世真拍了拍肚子想起了第一次与徐伊景约会时去吃的那家烤肉。
“好。”整理好物品后步行来到烤肉店,因为不是很远,她们没有选择开车。
点好餐后,两人面对面喝着茶。
先在这样的气氛还和当初一样,一点没变,对面的那个人也一点没变。
也许吧?
烤肉这项工作几乎都是由徐伊景完成,李世真也想帮上忙但被徐伊景眼神阻止了。
现在的她被保护得像个宝宝一样,就这一点让她很不习惯,也不喜欢。
必须说出来。
“伊景。”李世真突然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徐伊景发现自己做错了,她大概能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不太愿意承认,“怎么了?”
“希望你别太过度保护我了。”李世真说得有些认真,在缕缕青烟下生肉失去了它本身的色泽。“我知道你是想为我好。”
沉默。
徐伊景是知道的,但她却停不下来,现在终于李世真能够一言阻止她了。
她知道,李世真了解自己,她能很好把握自己,现在,确实不需要她的“过度保护”了。
“嗯。”徐伊景淡淡答应后将夹子递给了李世真,李世真接过后开始烤上另外半盘的烤肉。
右手与夹子在烤架上挥舞着,若隐若现的小指不断在刺痛徐伊景的心。
也许,现在只有她还没放下这段往事了。
李世真发现徐伊景正盯着烤架发呆,自己盘子里的烤肉叠了一层又一层,明显是在想着什么,便说道,“烤肉可要凉了,你可不喜欢吃凉飕飕的烤肉吧?”
徐伊景思绪很快回归到这场“盛宴”上,她夹起一块肉,沾点蘸水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按道理,李世真烤的烤肉是她最喜欢的食物之一,但在现在想着复杂心事的她却如同嚼着蜡烛。她反常的样子被李世真捕捉在眼里。
“别再想着那时候了,你看,我还活着,一切都过去了。”李世真试图毫不在意地说出这段话,但其实她也不太想回想起这段往事,自己心知肚明。
这大概就是心理阴影的力量吧,它总能将一个人在一瞬间拖回自己那黑暗的时光,在脑海里不断浮现折磨着。
然而想要走出这段阴影,要么选择抛之脑后,逃避它;或者选择直面它,战胜它。
而李世真选择过这两种选择,她试过了,却都不怎么成功,因为这阴影明明地刻在了她的身体上,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去重温。
这次却换成了李世真在沉思,徐伊景夹起一块肉,送到了李世真的嘴边,张嘴说,“张嘴。”
李世真乖乖张开嘴让徐伊景将肉送进自己的口腔里,细细品味这美味的晚餐。
李世真仔细想想,什么都不能自己享受幸福,即使那该死的南君在她身上留下可怕的痕迹,他只是过去,而面前她所爱的人以及未来才是她所该拥抱的。
但是同样历史也不能随着时间就消亡不见,她所选择的是接受、拥抱,阴影不过就是阴影,就像一场噩梦一样,永远不可能占据主导地位。
“伊景。”李世真再次一声轻唤,表情柔和了许多,现在的她就像是那第一次与徐伊景约会时有些笨拙而可爱的样子。
“怎么了?”徐伊景正烤着肉,试图让每一块都变得完美,同样也心不在焉的。
她在逃避现实。
“我们打包回去吧,越来越冷了。”李世真抱着双臂,因为今天穿着短袖短裤就出门了,在夜里还是有些冷的。
李世真看得出来徐伊景现在仍然无法释怀,不过她会走出来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好吧。”徐伊景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打好包,两人走在路上,凉风不停侵袭着她们。
徐伊景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搭在李世真身上,自己的长袖还能抵御到回家,她确信这一点。
“谢谢。”李世真拉起外套领子向徐伊景靠近了许多,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这样就能保持温度了。
两人回到那温馨的家,摆放好烤肉,徐伊景开了瓶红酒,两杯暗红色的液体被摆放在烤肉两侧,现在才是真正的晚餐时间。
打开电视,她们肩靠着肩慢慢享受着这美味而又多汁的烤肉,配合着红酒,在嘴里绽放开来,使得肉汁与油的混合在口腔里不会太过油腻。
时间过的很慢,李世真与徐伊景聊着有的没的,一点也没有触碰到那段时期的话题,很愉快,但电视里传来的凶案组完美破案消息算是打破了这愉快的晚餐,徐伊景又有点闷闷不乐起来。
“别再责怪自己了。”李世真突然开口,这段对话看来是无法避免了。
“抱歉,又破坏你心情了。”徐伊景并不想表现出来,但在李世真面前,她不是个很好的伪装者。
“我现在正开心着,完美的烤肉、沉淀已久的红酒、他们破案,还有你待在我的身边,幸福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破坏了我的心情。”李世真咧嘴傻笑了,她戳了戳徐伊景的眉心,“不要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皱眉要长皱纹的给你说。”
徐伊景没再说话,她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一段往事都无法释怀。她对待所有事情都太过认真,甚至连自己的记忆都不放过,这才导致她闷闷不乐。
现在,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方法。
放下。
说是轻松做着难,徐伊景唯一的标准,那便是现在正温柔看着她的人,她放下,自己又为何放不下呢?
徐伊景就是徐伊景,她是不需要往事束缚自己的人,那不是她,放下了,拥抱了,才是现在的她。
放下,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徐伊景做到了,现在的她感到无比轻松。
李世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至今也十分佩服徐伊景,一切说到做到。
“谢谢。”徐伊景曾避之不谈,那时的她选择了逃避,现在的她终将石头放下,蒙蔽双眼的那一切也都消逝,前方变得清晰起来。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享受当下了。
徐伊景双手环住李世真的腰际,慢慢将李世真拉紧,贴上她隔着一件单薄布料的肌肤,借着酒意嘴唇慢慢靠近,最终贴在有些起皮的干燥嘴唇上,呼吸带着酒精穿过气管直达大脑,李世真拉住徐伊景的脖子,几乎将唇齿都贴合在了一起。
俯身,将李世真庇护在自己的身体下,温暖的体温随着唇齿间的距离一步步拉近,粉色的肌肉侵入了对方的领地,交融着。
徐伊景脱离控制后渐渐侵蚀李世真敏感的脖子,一寸寸肌肤,直至耳根,她轻轻地说话,就像是一阵柔风,拂过李世真的耳膜。
“我们……去旅游吧?去你想去的地方。”
李世真勾起嘴角微笑着,眼角弯弯形成月牙状,双手将徐伊景抱得更紧,闭上眼睛,嘴行不断变化着,在说着话。
“好,去旅游。”

评论(6)
热度(34)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