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也会受伤(一)

我又来了!

hiahiahia!

AU平行世界。可能OOC。

文笔不行!慎重观看!

大概说一下,就是活得太久要搞事情系列。

开始!

(一)

每天下午学生放学,总会有那么一群孩子聚在一家不太起眼而且老旧的书店里,坐在那唯一的圆木桌旁。由于木桌离店门很近,每当晚霞映红天空时,路过的
人们总会不自觉往里瞅。

其实,吸引人瞩目的并不是那些穿着各色校服的学生们,而是常站在一旁拿着一叠叠书的女人。

女人很高,至少在孩子们衬托下是这样,瘦瘦的,白嫩的皮肤在白色衬衣下显得闪闪发光,休闲的黑色长裤以及那若隐若现的腿部线条,着实让人无法不看那么一眼。

女人会为任何来书店看书的人提供一杯免费自制果汁,即使女人总是面无表情,但他们不会因此而影响心情,当其为书店特色之一。

下午时光过得很快,太阳早已从悬挂的天空中落下给予了月亮无限的力量,照耀下闪闪发光,星星也相映成趣。

这时路上的人寥寥无几,有的是那些忙到深夜的人、喝酒醉酒的人、以及那些流浪汉们。

书店也到了打烊的时间,女人扎起马尾开始收拾起书籍以及饮料等,书籍很快就恢复了原位,她刚拿起黑色垃圾袋扔出去时,就有两个西装男人走到女人面前,而女人不过眼神示意了一下,他们就一起进了书店里一个隐蔽的隔间。

“您的证件,我们已经重新办理过了。”其中一位稍微年老的男人背着手说话,而另一个则将证件递给女人。

“名字又回到了当初了吗?”女人勾嘴笑了笑,“还是30啊?”女人口气里有那么些无奈。

“您现在的姓名就是徐伊景,希望您不要记错,年龄如果您想改,我们将在下一套证件上作为……”年轻男人还没把话说完就被年老的打断了,年轻男人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闭上了嘴。

徐伊景确实不太认识这位年轻还有些帅气的男人,但她也没去问名字,心想总会知道的。

“辛苦你了,赵理事。”

“乐意效劳。”赵理事则是非常绅士的回答着,没有多余的问题,十分符合经验丰富者的形象。

给过证件后,两人要走,自然,徐伊景会将他们送出门,出门时,他们听到了一些不太友好的声音,像是在戏弄欺负弱小的声音。

以徐伊景的性格来说,她本是漠不关心的,因为平时不过是发酒疯的人在巷子里唱双簧,这次她听到了不同寻常的一股声音,她很确定,是来自一个小女孩的。

“你们先去,我去看看。”徐伊景挥了挥手,示意两位先走。

而两位没有走的意思,徐伊景也没再说什么,三人一同走向书店旁的巷子里。

不出所料,几个混混正纠缠着衣服有些破烂、头发乱糟糟的女孩,她正蜷缩在角落,正在他们刚到巷口时,徐伊景瞅见了女孩的眼睛,这不是害怕而是无所谓的眼神。

有意思。

徐伊景率先快步走进那群人,站在一旁默默看着,这可把那一群混混下了个激灵。

“妈的,看不惯?”他们人群中的一个高大男子开口,粗旷的声音有些骇人,但在徐伊景面前却像是不痛不痒的一阵风罢了。

“你们继续?”徐伊景站在旁边,以一种极为讽刺的笑容稍有俯视看着这个人,气势却是压倒性的。

“臭娘们,激老子?老子今天心情不好,连漂亮娘们都揍!”

男子刚抬手向徐伊景用力挥去,但却在半空中被强制停下了,这股手劲捏的男子难受的眼红起来,就差那点无耻的眼泪掉下来了。

很快徐伊景松开手,男人揉了揉他被按出指纹的手臂,破口大骂,“妈的你个娘们!兄弟们!给我弄她!”其他小弟的重点从小女孩的身上转移到了徐伊景身上,他们刚走出第一步,跟来的两位西装男人早已握住了手枪,指着他们。

那群混混瞬间就怂了一步又一步往后退,神色变得十分紧张,而刚才十分嚣张的男子只是扔下了一句“别让我再看到你。”就作为第一个逃跑的人。

那群混混都跑的差不多,两人才将自己手上的枪收了起来,而徐伊景又重新变回了之前的面无表情,说了一句,“下次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掏出手枪。”

徐伊景低头看了看蜷缩在角落的小女孩,小女孩被打的脸上的痕迹明显,甚至嘴上都有鲜血,破破烂烂的衣服一眼看去就知道遭到了撕扯,想必这孩子断了几根骨头,不能动弹了吧。

“你叫什么名字?”徐伊景保持着当时的站姿,居高临下问着小女孩,态度过于冷淡,让人觉得心寒。

“李世真。”小女孩声音很颤抖,说话的同时不停咳嗽着,但音调却不失力量。

徐伊景只是勾了勾嘴角,转身准备走开,裤脚却被一个弱小的力道阻止了动向,李世真死死扯住了徐伊景的裤脚。

徐伊景没有回头也没有向前走,她对着前面站着的两人说道,“你们把她带回去疗养。”

“但是……”卓率先开了口。

“我们不被允许这么做,您是知道的。”赵理事继续说,他们不被允许带一个毫无关系的无辜人回去,这会违反他们所制定的规则。

“一切责任算在我身上。”徐伊景简单明了,也算是堵住了两人的嘴。

卓上前抱起蜷缩着已经晕过去的李世真,到徐伊景面前打了招呼后,慢慢走出巷口,上车驱车离开。

徐伊景也回到书店关上大门上楼去,打开自己私藏已久的红酒,今天正是合适饮酒时期。

酌上一口,浓厚清香可口极了。

徐伊景端着酒杯走上天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一盏盏明灯闪烁着,这里果然还是最好的城市观景地点,同样也不会太过吵闹。

徐伊景坐下时才发现自己的裤脚上沾满了鲜血,她只是淡淡笑了笑,想到那本无所谓的孩子在看到她的瞬间又重拾希望的样子,真是可怜又可笑。

如果当时遇到的不是她,恐怕那小女孩会成为另外一个悲剧吧。

更加可笑的是,徐伊景选择去救了这个女孩。

徐伊景觉得自己可能疯了。

城市的另一边,庄园铁门打开,一辆纯黑色的轿车进入,经过五分钟的行驶,终于到达古老建筑的门口,两个黑衣男人下了车,抱起小女孩往里赶。

一间纯白色的房间,穿着白大褂的眼镜女人正在里面等着。因为女孩伤势比较严重,应该是长时间不治疗所积累的,手术时间有些长,但还好性命算是保住了。

“这女孩还能坚持到现在真是个奇迹。”眼镜女人走出手术室,严肃地看着两位西装男人,“她身上几乎没有好的地方,辛亏你们送的及时。”

两人并没有说什么,女人继续说道,“但是这是谁?你们捡来的?你们知道规矩的吧?”

一系列的问题蜂拥而至,赵理事只说了一句“她的指示。”就足以回答这些问题。

李世真的命很硬,但她还是花了两天时间才醒过来,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更像是一个贵族所居住的房子,奢华、古老、干净整洁。

她在哪?

身体因为疼痛以及那些可恶的石膏阻挡了移动,李世真只能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她试图搜索那天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欺负。

自己不争气地抓住了一个女人的裤脚。

李世真为那个行为感到后悔,她不依赖任何人,却在那时求了人。

“天哪……”李世真不自觉叹了口气,她皱了皱眉,她的肚子在咕咕叫,但自己却无能为力。

她隐隐约约能想起自己被人抱起,半睡半醒的状态听到了些对话,但她不能确定这是否是自己的臆想。

那个比较年轻的男人好像对老男人说了什么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开始筛选了。

这次的测试很难?

不能让她知道?

要不是手被固定着,李世真真想悄悄自己的头让它更好的思考。

头越来越痛只能作罢。

闭上眼睛再睡会儿吧。

好主意。

李世真刚闭上眼,就有人推门进来了,她试图营造出自己还在昏迷的状态。接下来,有人在她床边掀开被子查看情况后走开了。因为好奇,李世真的眼珠不停转动着。

“好了,我知道你醒了,别害怕,小家伙,我不会伤害你的。”李世真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是个女人走过来坐在了她的床沿。

李世真睁开了眼,一个戴眼镜的女人侧坐在床边,而她本能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谁?我在哪?”

“你可以叫我金作家,至于你在哪呢,我想想。”女人把双手放入了白大褂兜里,继续说道,“你在一个秘密基地!”

“你唬小孩呢!”李世真自然是不相信什么秘密基地一类的,她从不幻想会有这些神奇的地方。

“你不就是小孩吗?”金作家笑着摸了摸李世真有些红红的小脸蛋。

“够了,我不是小孩。”李世真生气的鼓起腮帮子,完全与她的话语形成鲜明的对比。

金作家也属于与孩子能玩的很开心的人,于是她继续捉弄李世真,“那就是一个老年人的灵魂束缚在孩子身上咯?”

“不可理喻。”李世真扔下了这句话后就转过头不再理金作家。

“哈哈,好吧,不捉弄你了。”金作家深色从捉弄变回了温和,“你的家人呢?”

“死了。”李世真的口吻变得很陌生,冷漠的口气让人不免心疼,“可笑的是,他们并没有带上我。”

金作家有些接不上话,李世真的这些话不该是从一个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这孩子经历了太多。

“对了,我没有钱付你医药费。”

“没关系,有人资助你了。”金作家笑了笑,继续说,“别拘束,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就好。”

“谢谢。”李世真余光目送金作家出门,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了一个人,穿着女仆装,推进来了一车吃的,对于几天没吃东西的她可以说是直流口水了。

用餐时间,李世真只用动动嘴,其他的都不需要她担心,她一辈子都不敢想象自己能有所待遇,简直就像在做梦一样。

几天过来李世真都处于完全不能动,一切都由别人处理,甚至大小便,每当这种时候李世真脸总是红的像个枣子。

唯一让李世真疑惑的是没有人告诉她是谁救了她,或者那个人的名字。

她能自由活动后,被要求不许乱跑,很多房间不能够进,她能理解,自己毕竟是个外人,在受到这些优待后她也就心满意足了,约束的行为备受大人们喜欢。

有时她能从仆人那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比如:之后将进行的测验是为了今后帮助某个人的资格;参加测验的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与该家族相关的孩子;这栋建筑是被施舍给予他们的。

到复查的时候,李世真自己去到了金作家的办公室,在门口,半开的门里传来几个人讨论的声音。

“你们要送走她?”

“她不能牵涉进来。”

“什么?”

“只是疗养?好了就送回去送死?”

“她还是个孩子。”

“抱歉,我们只是按规则办事。”

李世真听到这里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从哪里来还是得回哪里去。

【是啊,我不过只是个外人。】

李世真清楚这些道理,但在相处这么久,难免会产生感情,现在的她心里难受极了,眼眶渐渐变得湿润起来,眼泪在打转,就差一个契机让这悲伤的液体喷涌而出。

“你在干什么?”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靠近她,李世真抬头望去,但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她无法判断走来的是谁。

“哭唧唧的,可不像我救起来的女孩啊。”女人在李世真面前蹲下,扯着袖子为她拭干滑落下来的泪水。

视线逐渐清晰,她看清了对方的样子,与当初相同,还是一脸冷漠的模样,但她能在眼睛里看到对方的隐藏至深的温柔。

“被吓着了?”温柔地口吻让李世真无法联系上这张冷漠的脸,即使如此,李世真能感受到安全感。

“姐姐……你们不会把我送走吧?”李世真声音有些颤抖,因为泪水进入了鼻腔显得声音有些粘粘的。

对方什么都没说,而是将李世真抱到了怀里,暖暖的温度穿过李世真流向她。

“我是徐伊景,你好。”女人松开李世真后伸手握向李世真的小手,勾嘴笑了笑。

“你好,徐伊景姐姐。”李世真握着的手用力挥了挥,以表示自己的友好,但在徐伊景看来却很滑稽。

“谢谢你的帮助,我会还给你的。”

“好,我等着。”




评论(24)
热度(44)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