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也会受伤(二)

这章信息量应该不大……吧?

心疼真真ಥ_ಥ

接上章温柔老徐

上章请戳我头像去看(用手机弄不起链接)



(二)


“你们在聊什么?”徐伊景推开微张的门。虽然她已经听到了门内讨论的问题,但习惯促使她如此问道。

三人明显被徐伊景的突然闯入而吓得懵了,霎时,争论变成了鸦雀无声,换来的是三个人尊敬地向徐伊景低了低头,就像一切都没发生一样。

金作家优先看到了跟在徐伊景后方的李世真,小小个头抓着徐伊景的衣角,明显有些紧张,这让金作家有些顾虑是否要在孩子面前说出他们正在讨论的实际问题,另外两人也没有发话,眼神不集中,应该也是在顾虑同一件事吧。

徐伊景看着这三人,眼睛眯了眯,这三人太耿直了。

一片寂静后,徐伊景开启下一轮对话,“世真,你可以在门外等一下吗?”

太过温柔的语气,金作家与赵理事捕捉到了这一细节,让他们想起了上次徐伊景这样时的悲惨画面。

不妙。

李世真很听话,转身走向门口,在徐伊景一句“不许偷听”后死死拉上了房门。这下,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位温柔的姐姐徐伊景身上。

李世真什么都没有,而现在她的命运被别人掌握着。

“你们要把李世真那孩子送走?”就在这个瞬间,徐伊景从温柔变成了愠怒。

金作家推了推眼镜无奈笑了笑,她认为自己永远都不会习惯这样情绪化的徐伊景。

“那孩子留在这里是个隐患。”卓率先道出事实。

“住嘴。”赵理事小声在卓旁警告他,卓立马住嘴,以很严肃的表情盯着徐伊景。

赵理事与金作家明白情绪化的徐伊景意味着什么,他们可能随时会进医院住个一两个月。

他们这样的行为让卓很疑惑,但他同样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他才刚入职没多久,不想那么早就踩个地雷。

徐伊景从早上就觉得自己不太对劲,现在算是想起来什么了,她伸手揉了揉皱起的眉头说道,“赵理事,你和卓一起出去,今天你们带着李世真出去玩吧,她应该憋坏了。”

“明白。”赵理事答应后与卓出了房门,看来这件事在十天之内谈不妥了。

李世真等得焦灼的心在赵理事以及那面瘫的卓出门时提到嗓子眼,她双手手指不停在抠着墙,似乎那块墙面被她抠出了痕迹。

“走了。”卓敲了敲眉头皱紧的李世真的头,示意她跟着走。

一头雾水的李世真瞧着他们仍然一副严肃的模样,说道,“留下我了?”

“暂时。”

李世真失望地“哦”了一声。

赵理事指了指李世真身上沾满泥土的衬衫,算是知道为什么徐伊景身上会有污渍了,他说“回房换件衣服,今天带你出去。”

“好吧。”李世真仍然很是失落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我们也去换套衣服吧。”赵理事眼神示意卓他们身上的这套黑色西装,太过显眼。

“您又喝酒了?”金作家站着低头皱眉有些无奈地看着徐伊景。

“昨天晚上两杯。”徐伊景能明显意识到自己正渐渐失控的情绪,尽量将自己摆向平静的位置。

“好吧,那请您尽量别把我办公室毁了。”金作家对于徐伊景没几个月都会来几次大破坏她也实在没法,现在就尽量避免成为受害者并且把徐伊景弄睡着。

但是说实话,金作家其实也很开心能看见这样的徐伊景,毕竟从来没有表情的脸以及那冷水般的口气的徐伊景在这样的时期她显现出了活力,虽然代价可能很惨重。

“给我个房间睡觉。”徐伊景也不想因为一时的情绪失控而毁了半个古宅,那毕竟还是花自己的钱去修啊。所以还是睡觉最稳妥,正好现在的她因为两个晚上没有睡觉困得发慌。

“现在只有一个房间了,剩下的都被那些测试的孩子们占着。”金作家从一大串钥匙中抽出一把金色的钥匙,递给徐伊景,“这是李世真正在住着的那间,正好她出去,您可以去睡。”

徐伊景拿过钥匙后转身离开了金作家的办公室。因为她对古宅的了解,很快就到了房间门口,扭了扭把手,没锁,这不走心的孩子,徐伊景勾了勾嘴角便开门进去了。

房间非常干净,甚至不太看得出会有人住在这里,徐伊景去到试衣间,单单两套衣服,看样子都是管家给的。

躺上床,床上还残留着淡淡清香,应该是沐浴露的味道。

睡吧……

“哇!”李世真第一次来到游乐园,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居然第一眼就迷上了这里,之前的失落完全一扫而光。

她现在的想法就是:得过且过吧!

李世真刚进大门,就开始指着各种游乐设施问向穿着休闲服的两人,“能不能坐那个!”“能不能玩这个!”“这叫什么?”“那叫什么?”

赵理事与卓看到这样充满童真气息的李世真也不会惊讶,毕竟李世真还是个孩子,这些好奇天真在以前必定是藏在了她的心底吧。

“你想玩什么就玩吧,我们陪你。”赵理事看着现在的李世真未免心里有些不太好受,一个孩子就经历了一些人一生都不会去经历的。

随后李世真拉着两人去玩了许多,不管刺激还是温和的几乎都玩过了一遍,李世真很是满足,只剩下那在天空中旋转着的摩天轮,在晚霞照耀下闪闪发光的灯旋转形成美丽的形状,充满吸引力。

当然,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有了,李世真再次拉上两人,两人当然也欣然前往。

坐上后,李世真随着摩天轮的上升,她的视线也随着摩天轮而自上而下欣赏着美景、下方的人们,父亲让孩子坐在肩头、母亲牵着孩子的手、亲吻着孩子的脸颊、发自内心笑开花的人们啊……

“谢谢你们带我来玩。”李世真双手贴在窗上,双眼盯着底下的人们,本该兴奋露齿开心笑着的她现在却有些神伤。

羡慕。

半会儿两人都没说话,李世真便继续说,“如果我有像你们一样的叔叔和哥哥就好了。”现在的她像是在自言自语,“我从来没这么开心过。”

卓盯着窗外不想去在意李世真这有些伤感的话语,他不愿勾起自己丝丝情绪,因为这只是他的一项任务罢了。

赵理事平日毫无变化的面孔,今天确实有些许变化,他的嘴角向上扬起,眼神中对面前这孩子的可怜,多少年了,他见过多少,而今天李世真却能将他那织成网的记忆一点点抽出,再次回顾。

“你大可将我当成你的亲人。”赵理事语气中少了平日的严肃,现在的他更像是温柔的叔叔,一个普通祥和的人罢了。

“谢谢您。”李世真最终还是从那炫目的世界转回现在三人的密闭空间里,金色的光线透过玻璃,闪烁在她的发丝间,穿过睫毛缝隙最终收束于那点点滴落的水珠中。

李世真哭了,她敢发誓,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哭,即使以前被欺负到动弹不得时,想起离她独自去了另一个世界的父母,她也没哭过。眼泪让她感到脆弱,但现在却止不住那日渐被击碎的心。

从最高点缓慢滑下,到达地面,三人出来时,卓突然说离开几分钟,让他们等等。

几分钟过去,卓抱着只绒毛兔子回来,递给李世真,李世真接过后开心地说道,“谢谢大哥哥!我会珍藏的!”

天色渐晚,园内人也越来越少,李世真他们也该离开了,但在那之前,李世真提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我能牵你们的手吗?”

李世真伸出了自己的小手,等待有人来拉上她,而那个人是赵理事,卓一脸严肃,不愿去牵。

足够了。

回到庄园时,天空早已挂上了星星,两人送李世真到古宅门口后便走了,留下李世真抱着个兔子往自己房间慢悠悠走着。

推开房门,里面一片漆黑,而按照李世真的习惯,她选择去拉开窗帘,让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作为天然的灯亮。

拉好窗帘,李世真转过来差点被吓得从窗户上摔下去,还好窗帘够结实。

【是谁啊?】

李世真瞧瞧挪动脚步,走到床边时发现这个人是那个温柔的姐姐。

【她怎么会在这里?】

李世真望着正在睡觉的徐伊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月色透进来,洒在徐伊景的脸上,伴随的轻微的呼吸,能够判断她现在睡得很沉。

李世真捋捋挂在徐伊景鼻尖的发丝,微笑着对她小声说,“谢谢您救了我。”以免以后没了机会,现在说,即使徐伊景听不见。

李世真半天玩下来身上全是汗,她蹑手蹑脚走进浴室洗了个澡后小心走出来后在衣柜里拿了块毛毯,将兔子放在较小的沙发上后刚准备躺上另一个容得下她的沙发,耳边突然传来低沉地叫唤。

“谁?在那里?”

李世真有些困惑,她站起来面向大床有些距离,不太能看得清楚是不是不小心吵醒了徐伊景。

【在说我?】

“过来。”

看来除了她也不可能在叫别人了,李世真轻手轻脚走到床边,发现徐伊景正微张着双眼,看着她。因为反光的缘故,李世真看不清徐伊景的瞳孔。

“上来睡,沙发可不是你睡觉的地方。”

毫无情绪,甚至连那丝毫的困意都没有。

李世真仍然没动,她正纠结着。忽然,一股力道让她失去了平衡,不小心摔在了床上,之后再一环她被死死锁在徐伊景的怀里。

李世真平日非常讨厌肢体过于亲密的接触,而现在以她本能在不断挣扎着,但毕竟还是个小孩,完全就是徒劳,挠痒痒都不算,最后也只能作罢。

“别动了,睡吧。”徐伊景轻轻吐着气说话,气流在李世真脑后忽有忽无。

李世真冷静下来后,才意识到对方肌肤透过单薄的衣服拥着她,而这温度却低的可怜,李世真之前抱着徐伊景时的错觉看来是真的。

但为什么会这样呢?

即使李世真想去考虑这个问题,但在困意支配下她再也撑不住,进入梦乡。

{也许你能温暖我。}

(符号不一样,为啥?自己猜啊∠( ᐛ 」∠)_)

评论(29)
热度(35)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