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也会受伤(三)


(三)

夜深,李世真被莫名其妙冷醒,醒来的她迷迷糊糊以为自己又回到那样露宿街头的日子。定了定神,她侧过身,发现真正令她寒冷的主谋,这位主谋正好在搂着她安静地睡着。

李世真叹了口气,轻手轻脚挪开徐伊景的双手,下了床,给她盖好被子后,拎着之前掉在地上的毛毯悠悠走向窗户旁的沙发上,枕着微风,盯看现在滚圆的月亮。

亮度刚好,不刺眼,柔和的很。李世真很快又闭上了眼睛,睡了下去。

再睁开眼,迎接她的是柔软舒适的包裹,原来她又回到了床上,而曾在一旁熟睡的徐伊景早已失去踪影。

再次醒来的李世真辗转反侧再也睡不着了,只得盯着天花板发呆,思考着自己到底能做点什么来让这安逸而又有点无趣的生活有趣起来。

“想听故事吗?”

李世真突然被这一声吓得差点拿枕头去抡人,她震惊的表情以及那差点没克制住的动作都被徐伊景尽收眼底。

一夜安眠,徐伊景情绪稳定了很多,她恢复了平日那种淡淡冷漠而与人有无形墙壁下。

李世真没有说话,只是被这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徐伊景弄得有些诧异,不得让她感觉这是否是同一个人。

“诧异?”徐伊景穿着与昨天不同颜色的淡蓝色衬衣侧坐在床边,语气淡淡地再配合著她毫无情绪的面孔,让人有些背后发凉。

“抱歉……徐伊景姐姐。”李世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不了解这个人,即使昨天莫名感受到了点温柔,而那份感情可能是假的。

徐伊景什么也没回答,更多的,是盯着窗外,明媚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树桩上,一块一块形成斑点。

“我能问个问题吗?姐姐。”李世真试探着这与先前不太相同的徐伊景。

“嗯……”

“您为什么会救我?”李世真终于将自己内心那最大的疑问倾泻而出,她可不想活得不明不白的。

许久,徐伊景都没有回答李世真的问题,她自己思考着,自己为什么要救这孩子。

为什么呢?

活得太久觉得无聊?

若是那样,自己早就无聊了。

徐伊景转过头,低头看着李世真,悠悠地说道,“因为你的眼睛。”

“我这眼睛有那么吸引人的话早被挖来卖了。”李世真一看就知道这位姐姐没在认真回答问题,所以她开起了玩笑,虽然这个玩笑曾差点变成现实。

李世真当时确实想过要不再挑衅后被打死一了百了,结果想法却落了个空,曾失望了那么一阵。

“那看来我得挖掉你的眼睛。”徐伊景勾了勾嘴角,她其实只是在逗逗这个有安全感问题的小姑娘罢了。

“如果这能还你人情的话。”李世真十分严肃地回答了徐伊景,她不愿意欠下任何人情来让自己难受。

此时的李世真瞪大了她那深棕色的眼睛,盯着徐伊景的双眼,而那双眼透露出来的是坚决。

“是么……”徐伊景没有反驳,反而有点震惊一个小孩会有如此觉悟,现在她倒是想看看这孩子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接着说道,“你有亲戚吗?”

“有,但他们都不愿意接待我。”

徐伊景看得出,没有人想要个小孩一样的累赘,不然李世真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境地。

徐伊景本想留下李世真,但考虑到现在的形势,她必须谨慎些,没必要拖一个小孩下水。

“看你身体好得多了,在离开这里之前,你得先学点东西。”徐伊景起身,向门口走去,她刚抬手放在门把上停顿了一下,想看看这小姑娘是否会追上她、恳求她。

没来,意料之中。

徐伊景关上门到金作家办公室,进门后发现赵理事和卓早已等待在此,看来,该商量点正事了。

“老人家和那朴家怎样了?”徐伊景抱着双手问道。

“被南君和朴建宇弄得很忙碌,看来很长一段时间是管不到这边来。”赵理事恭敬地稍稍弯腰,回答着。

徐伊景对于一个中年男人自称是“老人家”这样的人感到好笑,但除此之外她又想不出更适合那人的称呼,只得继续说道,“老人家想法没变吧?”

“是的。朴三不停旁敲,不起作用。”

“那让他们拖着。”徐伊景看着金作家正在快速运转的电脑,眼珠反光其中的颜色,闪闪发光,停顿一下后她继续说道,“把李世真弄出去。”

听到这里,金作家没坐住,因为她还天真地以为徐伊景会留下那令人省心的孩子,东西都准备好了,现在给她来这一出,白费心力了。

“可是……”金作家刚开口就后悔了,她自己的想法不过一厢情愿罢了,她了解徐伊景的性情,徐伊景是不准备连累任何人的,所以金作家把之后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赵理事和卓,我要你们教会李世真如何保护自己还有一些基本的知识。”

赵理事与卓答应后就走了,留下金作家和徐伊景在房间,此时的徐伊景才将金作家所准备的美味早餐纳入感官中,接下来只需要享受即可。

“感觉怎么样?”金作家边用叉子叉上一块腌制过的美味牛肉,一边问到。

“不错,你的厨艺越来越好了。”徐伊景却是面无表情,从她吃相来看让人毫无食欲。

金作家突然意识到自己问的不太清楚,又重新再问了一遍,“我的意思是您的身体。”

“你的小本子不就记着最清晰的时间表么?”徐伊景拿着叉子戳着盘子里的豆子,让豆子在盘里肆意滚动,很是调皮,不过那么一会儿它就停下了活动,徐伊景继续说着,“你用不着对我说敬语。”

“虽然这么说,但你可是我祖辈级别的人了,难免不让我这样。”金作家叹了口气,她时不时会嫉妒,这样年老的人却仍然拥有那黄金时刻最完美的面容。

徐伊景勾了勾嘴角,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叉子下不断滚动的豆子不知在何时已经被碾碎,消失在盘中。

李世真跟随赵理事与卓来到类似体育馆的宽敞明亮的场地,里面有着很多与她同龄的孩子们在鼓弄着动作,打着假人,挥舞散发金属光泽的刀,在他们手上就像是每天的玩具一样,游刃有余。

李世真看着这些有些呆住了,这么小的小孩就开始玩弄刀枪?这样的场面像极了当时自己趴在电器店门口透明玻璃那盯着里面老板正在看的特工片,那时李世真可好奇了,天天趴在玻璃那盯着,直到有一天被赶走,还好当时已经看完了整部片子,她也不太遗憾。

赵理事找了个角落,那里没人注意也没人会去那,但装备十分齐全,仔细瞧了瞧,这里装饰实际也与其它的不同,看起来更加鲜亮些,还多了个高于脚板的平台,不大不小的平台能站二十个大人。

“全部人停下!”赵理事突然一声,吓得李世真身体哆嗦了一下,但立马又恢复了原状。

所有小孩都停下了动作,他们有的转过头,另外一些则是充满杀气地看向李世真方向。

“今天来实战练习。”赵理事简单说明了一下后,叫了那群孩子中个子最矮但还是比李世真高不少的男孩过来,站在平台上。

男孩的眼神是孩子中最具有杀气,黝黑的皮肤上一滴滴汗液像闪闪发光的珍珠,从肩部、颈部、脸颊上滑下,男孩必定累极了,但现在的他看起来却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

站好后,赵理事手一推,把李世真推向平台,李世真因为这一下全身失去了重心,但还好自己的身体还算协调,快速的调整,站稳在平台上,虽然如此,李世真却是很懵逼,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围了上了,搞得像是拳击现场一样。

“准备好了吗?”赵理事站在了平台边缘的中央,手抬得很高,一秒,像是一把刀,挥了下来。

下一秒,李世真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冲击,在腿部集中,当李世真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摔倒在平台上,还好平台材料教软,她没摔出脑震荡。

“发什么呆!”男孩咆哮起来,觉得李世真不尊重他而随意地就站在那里。

“搞什么!”李世真也同样咆哮起来看向赵理事,但赵理事没有任何表情。

再来,男孩挥出自己的小腿,跟腱拉直,想要快速踢在李世真的肚子上,但还好李世真滚的够快,她快速站起来,因为刚才的冲击,她还没站稳,男孩又开始了下一轮进攻。

“嗖。”

拳头划过脸颊,擦过耳朵,如果李世真没有闪避及时,这一拳又可以把她打回那充满消毒水味的房间,住上几日。

李世真神情非常惊恐,现在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躲避,跳下平台又被退回来,踉踉跄跄站回去又差点被打个十环。

真是糟透了。

李世真体力很快就见底了,在她还能看清眼前事物时,她的眼神却瞄到了徐伊景站在赵理事后方,嘴角微微上扬,就像是在看个笑话。

事实上,这本来就是个笑话,不过很疼罢了。

腹部一阵剧痛,李世真被踢出了平台摔在卓怀里后又滑到地面,死死抱住腹部,表情狰狞,疼痛不已。相比起这样精准刺激着大脑的一击,比起那些混混,简直强太多了。

男孩回立,手摸了摸身上的汗水,让其快速挥发,刚才的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除了他有些难看的神情,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欢呼以及掌声。

李世真却在一旁没人顾及。

“你觉得怎么样?”卓看了看地上的李世真,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赵理事。

“她很敏捷,很不错。”赵理事笑了笑,这个李世真底子还是不错。

李世真虽然遭受剧痛的折磨,但他们的对话她可是听的一清二楚。要是现在李世真不是如此身负“重伤”的话,她真想捅他们几刀,力度如此大的“测试”也就他们想的出来,差点闹出人命。

不知多久,疼痛渐渐散去,李世真还抱着自己的肚子撑自卫状,而耳旁又多了股声音,“站起来。”

【这不是徐伊景姐姐的声音吗?之前没看错?声音这么严厉,一会儿不会还要我去打架吧?】李世真如是想到,真想找个胶水把自己粘在地上不要起来了,这样还舒服些。

“屁股上粘胶水了?不想起来?”

李世真还是不动。

【天呐!别过来!】李世真内心默念着。

其实李世真只是没颜面去正视徐伊景,毕竟自己这么快就被打倒了,可能他们会觉得自己是白痴而放弃教导。

“起来。”李世真已经能感受到徐伊景在自己头顶严肃地命令了。

还是没动。

这一次徐伊景什么都没说,只是蹲下来静静看着李世真,看了好一会儿李世真转过方向睁开眼,发现徐伊景就在她眼前,吓得直接站了起来,神色无比紧张。

“你在想什么?”徐伊景并没有因此生气,而是以一种意味深长的态度看着李世真。

“我……对不起……”李世真低下头,看着脚尖,不敢与徐伊景对视。

“对不起什么?”

“输得太快。”

徐伊景喉咙里发出“哼哼”声,似乎笑了笑,她说道,“你输了?我没看见你输。”

“什么?”李世真突然抬头,十分惊讶。

“还要我说的更清楚吗?”徐伊景顿了顿,说,“是你赢了。”

“是的,在那孩子被你躲开的第一下开始,你已经赢了。”这时许久没有说话的赵理事终于发话了。

李世真又气又笑的,刚刚赵理事还是一副漠不关心,自己倒下了没人关心,真是对待败者的模样。而现在他们又觉得自己赢了,真是大起大落。

“他是以一击致命才成那堆孩子的第一的。你能躲过,早就说明他输了。”赵理事继续说,“你不知道你倒下时那孩子的脸色多难看。”

“所以呢?我入门了?”李世真笑了,嘲笑自己,自己的敏捷都是拜那些混混所致,成天到晚要躲避这些人渣的祸害,不敏捷横尸街头了。

“对,今后,卓单独给你训练。”

徐伊景只是在一旁隐约勾了勾嘴角,没做过多动作,现在她的模样更像是来探班的大姐姐。

实际上也是如此。

这里的人,除了赵理事和卓以外,没人知道他们今后将会保护的人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子。

“你,今后别想偷懒。”卓一脸严肃,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他会以最严格的要求让李世真变得更强。

李世真耸了耸肩,眼神有些无奈,她能遇见到自己之后悲惨的生活了。

【为什么摊上这么大的事!】这时的李世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生活真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呵呵……”

评论(4)
热度(34)
  1. 羽咲绫乃Funever 转载了此文字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