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也会受伤(四)

 *当你随着时代成长,一切都变得平常、无聊。你将一切深藏于心,终有一日,压抑过久的感情将会迸发,如同猛兽一般。


(四)

 日复一日负伤,肌肉的弧度越来越明显。

 李世真拖着疲惫的身子往自己房间走去,身体没有一处不酸痛的,果然魔鬼训练不是瞎掰的。

 “才过一个星期,我觉得自己都要变成超人了……”李世真脱掉衣服,躺进浴缸,试图享受这暂时的幸福。

 一个星期,李世真的进度已经超过许多竞争者了,如果李世真也进入竞争,那些孩子恐怕都没戏了。

 泡了半个小时,肌肉的疼痛慢慢舒缓下来,洗好后换好衣裳出了浴室门,毛巾擦拭头发后被随意丢在一旁。一抬头,李世真惊到了,有那么一会儿,她像个木偶,直立在床旁,不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小声说,“徐伊景姐姐……”

 徐伊景放下手上的书本,抬头看向李世真,高挂在天空的月亮反射出光芒,洒落在徐伊景的脸上,神秘感十足。

 “怎么不开灯?”李世真走到门边,按下挂灯开关,瞬间整个房间变得明亮宽大起来。

 没回答。

 徐伊景一手搭在沙发边缘,一手端起咖啡桌上的红酒酌了一口,盯着李世真说道,“还算喜欢这里么?”

 李世真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再次回头,她知道,总有一天自己会离开这里,所以她并没有把心放在这美丽的豪宅里,即使有了感情的人,她也准备好割舍……了吗?想到这里,李世真有些迟疑,自自己懂事以来,阴差阳错猜得到了温暖、关心,而不久后却要放弃掉继续生活,这大概会留下多少痕迹吧。

 李世真不抱太大希望自己能够忘记,或许这能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还好吧。”思考许久,李世真张开嘴,说出了比较中庸的答案。

 徐伊景只是勾了勾嘴角,她能看到李世真话语里带着点点忧伤的情绪,对一个孩子来说,确实不容易,不过徐伊景已经司空见惯了,也没说什么安慰的话语,只是翻开刚才关上的书继续阅读着。

 李世真站在原地,看着翻开书继续阅读的徐伊景。在月光下,徐伊景的身影显得单薄许多,在李世真眼里,这位姐姐散发出一种神秘、寂寞。

 换好衣裳,头发早已变干,李世真拿过一块薄毯轻轻搭在徐伊景身上。瘦小的身躯必须得踮起脚尖才能够到徐伊景的肩膀。搭上时,李世真一双小手温柔地摆放在徐伊景的双肩,头往前伸,轻轻抱着徐伊景的颈部,尽管冰冷穿过了她的全身,鸡皮疙瘩起来,但李世真却不为所动,试图以自己微乎其微的体温温暖徐伊景,在耳旁轻柔地说道,“姐姐你不冷吗?”

 徐伊景被这双手的主人温暖着,她脑海的记忆被一丝丝挑起。婴儿到小孩到成年、中年、老年,最后化成灰,告别世界,不断循环着,甚至变得有些乏味。微笑、哭泣、沉默,而这些情绪也早已在徐伊景心底扎根,但最后却被压抑着。徐伊景的经历,给了她一层又一层坚厚的盔甲,包裹着自己,让自己铁石心肠。

 而现在,徐伊景再一次差点被卸下盔甲,直刺心脏。她慌了,就那么一秒,眼神中带着不坚定,忽然站起,让李世真因不稳随着毯子一起摔在地上。

 李世真有些懵,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她抬头时只能看见徐伊景姐姐站在原地,像根石柱,但却有不同,颤抖着地手指早已被李世真捕捉在眼里。

 “徐伊景姐姐……”李世真站了起来,缓慢走向徐伊景,“徐伊景姐姐?”最终伸手握住了徐伊景颤抖的手,捏紧,试图让其安静下来。

 冰冷的手给予回应,慢慢握紧,徐伊景渐渐冷静下来。徐伊景低头,看不清神情,但李世真感觉到像是雨滴滴到了自己的额头,滑了下去。再一会儿,她看到徐伊景抬头用另一只手在脸上捣鼓了一下,蹲下来,抱住了李世真。

 思绪万千,涌上心头,这次,徐伊景没能成功克制住。

 李世真伸手抓住徐伊景背部稍稍皱起的衣服,以免滑下,轻轻拍着徐伊景的背,轻声说道,“没事的,没事的。”就像在安慰一个孩子,虽然她并不知道缘由,但躯体促使她这么做。

 两人保持这样的姿势有一会儿了,但徐伊景仍然没有想放开李世真的意思,这弄的李世真有些尴尬外加有些冷,便不自觉地哆嗦起来。

 徐伊景立马察觉到后放开了李世真,现在,她脸上的泪水早已干涸了,只剩下曾有河流的干燥土地。

 摸摸李世真的头,而后张口带着鼻音的话语,“谢谢,我现在不冷了。”

 徐伊景刚想站起来,发现李世真头微微后仰,突然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这动作幅度很大。

 “感冒了?”

 “没有,我身体好着呢。”李世真打过喷嚏以后觉得全身都在抽痛,她很后悔没有把它憋回去。

 “等我一会儿。”徐伊景捡起一旁被忘记的毯子,放在李世真的头上摊开,正好庇护住了她的全身,之后便出去了。

 李世真不知道徐伊景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坐在沙发上等待着,顺便翻了翻刚才徐伊景正在看的书,不过由于文章内容过难,她只得作罢。

 过了几分钟,房门被重新打开,进来的是端着两杯正冒着白烟的杯子,走过来递了一杯给李世真。

 接过后,李世真望了望杯里是什么美味窜进她的鼻腔。看不出,那就小心尝一下。

 “好甜!”李世真吐了吐舌头,感受到甜的同时她整个口腔还是被烫到了。

 “不喜欢么?”徐伊景喝着另外一杯,明显与历史真的不同。

 “很好喝,不过不怎么喝。”李世真回避了这个问题,转而以“好喝”来回答。

 而是否李世真真的喜欢,她有自己的答案,那便是,极其的喜欢!不过在这之前她只尝过一次相似的饮品,当然不会比这次的好喝。

 “这叫什么?”李世真虽然熟悉这样的味道,但从来没有得知这股美味的“盛名”。

 “热可可。”

 徐伊景看着李世真,李世真向她微笑着,嘴角的幅度不高,但确实是在微笑。看着看着,她埋藏心底的记忆再次被勾起,现在她眼前的不再是李世真,而是与她同样年龄,同样抱着一杯热可可呲着牙笑着的男孩。

 李世真发现今天的徐伊景与平日很不相同,今天的徐伊景总是在发呆,看来是有什么心事吧。

 不过李世真也没有因为好奇而去刨根问底,她只是静静看着这位思绪已经飞向远方的姐姐,同时享受着热可可。

 终于,这杯热可可已经见底了,李世真也不知道现在超过她平日上床时间多久,正因为徐伊景的到访,她的日常被稍稍打乱了,现在的她只能祈祷明日的训练不会出什么自身意外了。

 “去刷牙吧。”徐伊景的杯里仍然剩的很多,思绪虽飞走了一会儿,但她仍然发现李世真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

 李世真放下杯子,快速冲进洗漱室刷牙,没几分钟她就出来了。出来后被徐伊景叫上床,困意袭来,正在慢慢侵蚀她,但李世真还是很有礼貌地等待徐伊景下一步行动。

 徐伊景在床边坐下,看了李世真挺直腰板坐了那么几秒,她上半身向前,右手同时贴上李世真的后脑勺,她温柔地在李世真额头亲吻一下后回到原位。

 这时的李世真有些不知所措,在她眼里,这样的行为只有她母亲做过,而现在……

 “就这么一次。”徐伊景轻声说道,生怕吵醒了别人。

 【就这么一次。】徐伊景心中重复的许多遍,她不愿再次勾起回忆,就今晚,随后就会将其深埋在最底层,不再触动。

 李世真本以为徐伊景还会与她共寝,毕竟很晚了,但这次徐伊景却关灯离开了,宽大的房间里又只剩下李世真一人。

 李世真终于抵抗不住困意睡了下去。

 今夜,会做梦吗?

评论(6)
热度(40)
  1. 羽咲绫乃Funever 转载了此文字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