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也会受伤(五)


(五)

最近,李世真与徐伊景走得很近,她们大多都是在傍晚喝喝饮品聊聊天,或是出去走走。

她们接触得很频繁,徐伊景通常不多说,而是作为李世真的倾听者。

连徐伊景都有些诧异,为什么自己可以和一个人走得很近,或是聊上超过五句。她渐渐开始在意起这个瘦小的女孩,想要听这孩子倾诉、抱怨,即使她终将送这孩子离开。

对于李世真来说,她第一次能够遇到能正常对待自己的姐姐,她已经开始将这位没有血缘的人当作了自己的姐姐。李世真知道这样的结果都不会太好,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这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祥和。

今天,徐伊景仍然拿着那本书看着,就好像是永远都不会看完似的。她看着,与李世真有声没声聊天。

“我多久会离开?”李世真坐在室外木椅上摇着双腿,侧头问了问徐伊景。

“很快。”徐伊景没有给予准确的时间。至于为什么,大概她也不太清楚。

“徐伊景姐姐,谢谢你。”李世真的小手放在了徐伊景下垂的手上。

有些热。

李世真难以置信地捏上了徐伊景的手腕,不是她的错觉,与上次的接触所感觉到的冰块天壤之别。李世真这时才下意识看向徐伊景的脸,有些红红的。

难道发烧了?

李世真挪动小小的身躯,跪在椅子上,一伸手碰到徐伊景额头的瞬间,她能肯定,徐伊景一定发烧了,即使不是高烧。

徐伊景却若无其事地将额头上这块有些凉的手拍了下去,继续看着她的书,回答道,“不用谢。”声音变得沙哑起来。

李世真有些吃惊,继续说,“徐伊景姐姐,你发烧了。我们回去吧,让金作家给你看看。”随后,李世真跳下了木椅,拉起徐伊景的手,但因体型差异太大,根本拉不动。

李世真着急了,力气变得很大,语气也是一样,“徐伊景姐姐!”不断重复着,直至徐伊景的手被捏得通红,徐伊景才从书海中脱离出来,但令人心寒的是她还没有想走的意思。

“没关系。”徐伊景只是淡淡说道,明显她在克制着自己说话的音调,试图隐藏。

李世真也没办法,最后只好去把金作家叫来,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徐伊景离开了,拖着疲惫的身体,消失在隐蔽木椅旁。

李世真带来了金作家,也发现自己做了个无用功。李世真气的有些发毛,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注意自己身体的人,但当她看向金作家时,金作家却没有丝毫惊讶的意思,转头微笑着对李世真说道,“哎呀,你的徐伊景姐姐变成蝴蝶飞走了。”

李世真烦了个白眼,她同样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开这么愚蠢的玩笑,她愤愤说道,“金作家别开玩笑了!徐伊景姐姐没走远!我们去找她回来!”

今天的树叶总是被风吹得沙沙响。

刚想走,李世真被金作家啊拉下来,阻挡了去路,只听见金作家严肃地说道,“别去了,你追不上她的。回去训练吧,你知道你迟到会很惨的吧。我去找。”

金作家做了一个安慰的表情,赶紧打发李世真走了。

“您别忍着了。”金作家面对着空气说话。

“咳咳……”不一会儿,一棵树后传来了咳嗽声,随后走出来了个人,这人正是刚才消失了的徐伊景。

金作家赶紧递上刚才在办公室听过李世真所描述的症状后匆匆带上的纸巾,徐伊景接过后继续咳着,白纸被染成了红色。

“您需要开始修养了。”金作家也没有太过担心,她知道这么做没用,一切还会发生。

“咳咳咳……时间不多了。”一张纸注定吸不干不停涌出的鲜血,现在,徐伊景捏着纸的手也变得红红的,在苍白的皮肤下显得很扎眼。

金作家叹了口气,可惜没多带点纸巾。

“我们已经安排好了,您现在只需要离开便可。”金作家根据她记录本上的内容早就推断过时间,所以一切的安排已经就绪,除了这可爱的孩子是个不可控因素。

“再等等,世真……”徐伊景还没说完又开始咳嗽起来,相比刚才更严重,金作家在一旁都感到难受。

“那孩子没事的,赵理事罩着她,没关系。”

“不行……”徐伊景很快就站不稳,摔坐在木椅上,还在不停咳嗽。

“好吧,我扶您回去。”金作家动作很快,将徐伊景搀扶起来,继续说道,“请您忍耐几分钟。”

徐伊景很快也平息下来,用尽力气压住这咳嗽,随着金作家,避开人,快速去到金作家办公室。

好在这个巨大的房间隔音效果很好,徐伊景可以尽情地咳嗽。

“躺下吧。”

徐伊景躺在这里比较隐蔽的病床上,等待金作家接下来的一系列检查。金作家知道接下来检查到的会是什么,但她不会错过任何可能发生的新变化,所以接下来是必要的。

金作家,走到床边,按下旁边与墙体融为一体的按钮,机械碰撞,很快,延床边缘扩大几十厘米的地面开始出现分离,向下,不过几秒,金作家的办公室恢复了平静,一切恢复原状。

金作家低下头对着徐伊景说道,“准备好了吗?”

“嗯。”

她们在向下移动,这是个很完美的隐蔽式电梯,除了徐伊景的人,没人知道。

“快!不要犹豫!”李世真再次被一个男孩击倒,男孩拉起她说道,“今天你怎么了?这么心不在焉的。”

李世真没回腔,只是拿过毛巾后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扔回后,快速出拳,男孩避之不及,便摔倒了,“朴建宇,我还没说结束!”

“你火气怎么这么大!”朴建宇捂着自己的鼻子,还好没流血,继续说,“我的脸啊!”

李世真确实有点生气,徐伊景的不配合、金作家的不在意让她有些心烦。

“为什么!”李世真开始自言自语中向朴建宇发起攻势,一拳比一拳重,看来她是要发泄在朴建宇身上。

【为什么生着病还要来和我见面,陪我,听我倾诉?】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啪。”一拳打在了朴建宇的护手上,挤压空气发出了很大响声。

很快朴建宇就快招架不住了,好在此时正好赵理事出手阻止了他们,保住了朴建宇白生生的脸蛋儿。

“好了,别再浪费体力了。一会儿还有正事要做。”赵理事拉开两人,说完话后向另外正在训练的孩子们走去。

“李世真,你不知道今天有比试吗?下手这么狠,不怕一会儿没劲?”朴建宇解下护手甩在一边,开始大口向自己灌水。

李世真只是轻哼了一声,拿起毛巾坐在了一旁,闷闷不乐。

“嘿,你怎么了?不开心?”朴建宇也坐在了李世真旁边,即使李世真很不情愿。

“不管你的事。”

“别这样呀,大家都有烦心的事,分享分享可以减轻痛苦啊。”朴建宇摊了摊手,继续说道,“比如,我来告诉你点事情,这些可怜虫就是我家组织起来的。”朴建宇指向那些比较弱小的孩子。

“别炫耀了,我知道你家不得了。”

“炫耀?我家只是给予这些可怜虫一些改变人生的机会,我们是在施舍,懂吗?”

“所以呢?”

“所以他们把烦心事抛之脑后,在这里拼命地挣扎,就为了将来为一个从没见过的人奉献自己,为家里带来哪怕一点点的福利待遇。”

朴建宇深吸一口气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一切的结局都被我们控制着,所以,你最好别为了赢丢了你的小命,毕竟,这份殊荣只会属于我。”

“所以你说了这么久的‘烦心事’,结果还跑题了来威胁我?”李世真以极其嘲讽的语气说着,“不好意思,混球,我不吃这套,也别想着拿这些去欺压别人。”

李世真站起来用食指用力按压朴建宇有些淤青的鼻梁,疼得朴建宇叫起来,李世真笑了笑说了句“你的鼻血流出来了。”后就走了。

“李世真!你给我等着!我让你这辈子都不好过!”留下的朴建宇在那里气得跺脚。

“那你就试试。”李世真仍然嘲笑在远方给予回应。

李世真去找赵理事,第一句话就是抱怨“徐伊景姐姐生病了,而金作家什么都不说。”

“别担心,徐伊景没事,她会好的,你现在只需要做一件事。”赵理事指了指自己前方较大的平台,说道,“如果你不想鼻青脸肿骨折的话。”

李世真的心算是放下来一点点,毕竟赵理事告诉了她徐伊景会没事,她只是需要有人帮她指出这点让自己安心罢了。

“那朴建宇无论如何都会赢吗?”

赵理事听到这句话有点懵,转过头问:“什么意思?”

“他说他一定会赢,无论用什么手段。”

赵理事则摇了摇头,嘲讽的笑了笑,但没有回答。

李世真呵呵笑了笑,靠在旁边静静等待抽签。

大家都很有秩序地领了一个木签后,赵理事说:“大家都拿到了吧?目前顶端颜色相同的比试,紫色的先开始!”

李世真拿到了紫色,她先站上台上等待后者到来。

随后朴建宇站了上来,李世真勾起了嘴角,她可以好好揍这混球了。但同样的,平日缺少训练的朴建宇自信满满,绝对不像一个缺少训练的人。

“预备。”

“开始!”

两人都没有先发动攻击,而是在挪动脚步试探对方。

一场战斗能很快结束,这取决于双方战斗的习惯。

李世真先发动进攻,她身体稍微下探降低重心快速冲到朴建宇头下,向腹部进行强力地一击。

朴建宇抗住了,他反手一拳朝李世真头挥去,敏捷的李世真很巧妙地躲过,没耗多少体力。

准备下一步进攻。

李世真技巧丰富,能够自由游走在对手侧面并给予多次攻击。不过她唯一的缺点就是攻击缺少致命性,动作规律容易被掌握。

“吃我一拳啊!”朴建宇体型比李世真大些,动作虽稍慢,但力气很大,一拳就打在了李世真的肩膀上,使得李世真重心不稳,跄踉了几步。

“可以啊。”李世真迅速转身,回旋踢,踢在朴建宇脸上,足够把朴建宇打翻在地。

但同样的,朴建宇快速翻身,试图绊倒李世真,却被李世真轻松跳过。

朴建宇的劣势开始展现出来了,体力不足,还有那只有几招的动作展露无遗。

“叫你平时偷懒!”李世真把刚站起来的朴建宇又是一拳打翻在地。

差不多了。

李世真只需要再来一拳,就能轻松取胜。

不料,朴建宇开始耍赖起来,一扑,把李世真扑倒在地,被朴建宇死死压住。

“我说过!我不会输的!”朴建宇喊了出来,顺手他掏出了藏在口袋里的小刀,用力刺在李世真的腹部,连续几刀,快得吓人。

当朴建宇抬起手想用力刺下最后一刀时,手被握住了,一股很大的劲让他动弹不得。

“你在干什么!”

是徐伊景的声音。

李世真忍着疼痛想要起来,但她每动一次,血流失的越快,也更加疼。

“别动。”徐伊景放下朴建宇的手,把李世真抱了起来,没有想到的是朴建宇接下来又是一刀,狠狠镶在了徐伊景的背上。

“这是你自找的。”徐伊景转身冷艳看着朴建宇,单手抱着李世真,另一只手将小刀抽出。

下一秒,朴建宇的手臂上出现了很多割痕,深浅十分一致。

本充满愤怒的朴建宇突然大哭起来,“我的手!”他左手指着徐伊景喊,“你对我的手干了什么!为什么它不动了!”

徐伊景忍着正在流血伤口的疼痛,冷言冷语,“你再说一句,我让你另一只手也断掉。”

朴建宇这下不敢说话了,只得在一旁哭,一旁的孩子们看着他不过只是笑笑,没人帮他。

此时金作家气喘吁吁才赶到现场,“怎么就跑了!呼……”看到此时状况地她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徐伊景快速转身,眼神示意赵理事与金作家,让他快处理完毕后跟上,随后抱着快要晕厥的李世真离开了,金作家又是快跑跟上。

“好了!今天比试结束。该离开的离开,别在这里逗留。”赵理事吩咐完后,拨通电话,说了些话后给朴建宇止血,随后也离开了。

朴建宇自然会有人来接他。

“金作家,快!”徐伊景跑到了庄园外黑车那,与气喘吁吁的金作家一起。

“这孩子怎么回事?”金作家才看清被染红的T恤,也有些着急,赶紧让徐伊景抱着李世真进车后,告诉卓让他等上赵理事来后离开,然后她就驱车去了自己的私人医院。

路上。

“这是怎么回事?”

“那朴家的小孩耍阴,刺了世真几刀。咳咳。”徐伊景的咳嗽越发难以抑制,李世真疼痛难忍,她察觉到了端疑,但却虚弱的说不出话。

“您的背……”金作家在上车之前看到徐伊景背上那一伤口,很深,在现在没有任何急救措施上徐伊景已经失血很多了。

“没事。但可能要麻烦你了。”徐伊景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虚弱的身体,连视野都开始模糊了。

徐伊景本可以躲过那一刀,但事实不是。她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在快速地变化,很快,她会迎来新的开始,但现在她不想这么快,至少要让李世真安全。

“请不要客气,不过这次您太乱来了。”金作家叹了口气。

李世真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听到的对话模模糊糊。

“……女人的第六感……”

“幸运……”

“李世真……”

“死……”

最后李世真听不见了,她只感觉有什么滴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便不省人事。

好在急救及时,李世真生命没有大碍,只是伤口有可能留疤。

总比死了好。

但徐伊景就不太乐观了,她本身病情加重得厉害,再加上伤口,免疫系统本就不强悍的情况下,她根本招架不住。

李世真很顽强,第二天她就醒了,而且执意要去看望徐伊景。闹了许久才看到金作家拿着厚厚的大本皱着眉头进入她的病房。

“金作家,徐伊景姐姐在哪?你能带我去看看她吗?”李世真根本不顾自己的伤口是否会重新裂开,直接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你伤口会重新裂开的!回去躺好了!”

“你先带我去我就乖乖躺床上。”李世真脾气很倔,就是不肯就范。

“徐伊景姐姐现在不想见你怎么办呢?”金作家哄小孩声。

“那你告诉我在哪里,我偷偷去看,可以吗?”李世真开始恳求。

“不行。”金作家试试严肃是否能唬住这孩子。

“拜托了……”

金作家沉默了,她本以为一两句就能阻止这孩子去找徐伊景的心,然后她就可以回去继续接下来的事情。

“金作家?”李世真试探着问到,“可以吗?”

突然,病房门被打开,一位穿着白大褂年轻貌美的高个女人进了门,一头大波浪,单眼皮却很具特色,勾着嘴角稍有些不屑。

“不可以,你的徐伊景姐姐死了。”

“死……了?”

李世真懵了,大脑彻彻底底变成空白。

“千真万确。”

评论(18)
热度(45)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