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也会受伤(六)



(六)


千真万确。

李世真不接受这样的事实,这不可信,不是吗?

“我不相信。”李世真稍有些愠怒的语气真正表现出她现在的态度。

“抱歉……是这样的。”金作家叹了一口气还是把这样不可接受的事实说了出来,“她没挺过来。”

“你要是想去看也是可以的。”高个女人开口说话,换来金作家一个怀疑的眼神。“但绝不是电视中那些好看的画面。”

“你是谁?”金作家难以置信,到底有谁能够除这里人以外接触到徐伊景的尸体,现在还大摇大摆地在她医院里面乱逛。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孙玛丽。”女人歪着嘴笑着,也许是她眼神的问题,整个笑都显得很是不屑。

“孙?!”金作家的口气激动起来,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又继续说,不过这次换成了敬语,“您是那个孙玛丽?!”

“是的。”孙玛丽叹了叹气看到这位双眼正在闪闪发光的金作家说道,“别那么激动,我知道我长得好看。”

“你们到底要说到什么时候?”李世真生气了,“不管你是谁,请你现在就带我去看看她,行吗?”

整句话都是抑制住情绪低声吼出来的。

“行。”玛丽倒是转换自如,很快又和李世真搭上话,“坐上这个,我们一起去。”孙玛丽后而指了指自己身后的轮椅让李世真坐下。

金作家赶紧阻止,说道:“即使这样,她还是个孩子。而且,这样伤口很容易裂开。”

“我看这孩子不会罢休吧?”孙玛丽笑了笑,指了指正在试图下床的李世真,“你看她小脸都狰狞成这样了,伤口早裂开了。”

“李世真,你确定吗?我必须说,我不建议这么做。”金作家这次让人难以置信地严肃,面无表情。

“是的,我确定。”李世真同样也很坚定。

既然这样,金作家也不再说什么,搀扶着李世真坐上了轮椅,推着轮椅跟在孙玛丽后面。

坐进电梯,孙玛丽按了电梯楼层按钮后就站在原地,李世真看不见她的脸,唯独声音传出:“你的徐伊景姐姐怎么看上的你?嗯?”

李世真顿了顿,自己也摸不清楚啊!

“大概是……看我可怜吧?”

“哈哈,看你可怜。”孙玛丽嘲讽地笑了笑,转过头看着李世真说道,“看你可怜是不存在的。”

“什么……”李世真还未吐完话电梯抢着发出了“叮”。

门开了。

“好了,准备好了吗?”

“嗯……”

这一层几乎没人什么人,金作家推着李世真一路上都没说话,另外两人也是。

走廊尽头,双关门,推开,又过了一道门,终于到了。

灯光太亮,照得整个房间闪闪的,除了正躺在冰冷金属制品上的徐伊景。

李世真坐在轮椅上完全看不到,所以挣扎着站了起来,她每动一下都感觉自己的伤口在一点点扩大。

孙玛丽看着她有点看不下去,便去扶了一把,把她拉向前后不顾李世真难过的表情说道:“看清楚了吗?现在相信了吧?”

“……”李世真沉默了,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一句完整的尸体,而且还是一位曾与她同行的人。

李世真懵了,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只是呆呆站在那里,手搭在徐伊景的右手上,无所未有的冰冷,刺激着她的大脑,告诉她,面前的人不是徐伊景。

“这不是她吧?”李世真不愿意相信。

“世真……”金作家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孙玛丽打断了。

“你与她朝夕相处,难道还不明白吗?”孙玛丽毫不留情,试图让这个孩子看清事实。

“我不相信!”李世真抱住了自己的头,拍打着,拉起之前不太温馨却很温暖的记忆。

“好了,孩子。”孙玛丽扯住李世真的手,将其放在徐伊景冰冷的脸颊上,说道,“你得明白,出生就意味着死亡,这是我们无法选择的。”

孙玛丽继而放开了李世真的手,严肃地看着她,继续说,“你得放下,你还有未来漫长的岁月不是吗?而且她也会希望你放开她的。”

李世真不再说话,她正在试图接受目前的一切。

过了一会儿,李世真说:“谢谢你们带我来看她。”叹了口气后,继续说,“能带我出去吗?”

孙玛丽勾了勾嘴角,想着这小孩接受能力真不错,即使不知道这孩子曾经经历过什么。

“好,这就带你出去。”扶李世真回到轮椅上,转头向金作家说,“金作家,你继续你的工作吧。”之后就推着李世真离开了。

金作家全程没有说话,她主要是不知道如何与一个小孩打交道吧,即使自己很喜欢小孩子。

金作家笑了笑,幸亏她的偶像来解救自己了。

接下来,只用等待那奇迹般的时刻来临就行了。

“好了,真想知道你是用多大力气,这伤口都快要把纱布给吃了。”孙玛丽给李世真重新处理好伤口,换上新纱布后坐在李世真病床旁边。

“抱歉,太激动了。”李世真笑得很尴尬,继续说,“徐伊景姐姐的家人呢?”

“我呀。”孙玛丽咧着嘴指了指自己,像个傻大姐。

“那么你为什么现在才来?”

“嗯……这有些难说清楚啊……”孙玛丽扯了扯自己的头发继续说,“你的徐伊景姐姐离家出走了,让我找的好苦啊,结果找到了见都没见上一面。”

李世真看着孙玛丽一脸难过的模样,心想这人是不是有什么精神疾病。前一分钟还欢乐的很,下一秒眼泪就掉下来。

再下一秒,又开始没心没肺。

“对了,忘记给你说了。”孙玛丽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李世真,之后双手搭在椅背上枕着头说道,“徐伊景把你托付给我,出院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李世真看着这张纸上的字,隐约觉得这里的鬼画符很像徐伊景之前看到老旧书上的字。

所以,李世真看不懂,即使这上面是要贩卖她的合同她也无能为力。

孙玛丽看着李世真皱着眉头的样子有些可爱,伸手抵在纸张上说:“我不会买了你,不过……”

“不过什么?”李世真转过头。

“这张纸我拿错了。”孙玛丽嘿嘿嘿笑着又从口袋里掏出另外一张纸,这次李世真看懂了,而且上面的签名确确实实是徐伊景的笔迹。

“那我能参加徐伊景姐姐的葬礼吗?”李世真看了有一会儿才开口,可惜的是她没有多少文字积累,所以只能看懂大概吧。

“哦,不不不不,我妹妹不会想要什么葬礼,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入土!”

“那我能参与吗?”

“抱歉,不行,就连我都不能参加。这些都又金作家和赵理事一手操作。”

“好吧……”

…………

自那天过了一个星期,今天病房同样被穿着白大褂的孙玛丽推开。

“好了,和我回家吧,可以出院啦!”

“我已经准备好了。”李世真在很早就被告知今天可以出院,所以很早就换回了自己的便服,不过这是套新衣服,还好不是很花哨。

“你东西都拿好了吗?”

李世真下意识翻了翻床旁的柜子,没东西,床,也什么都没有。

“拿好了。”

两人走到病房门口,李世真下意识看向了她们前些天前往的电梯。

“还在想着你亲爱的徐伊景姐姐吗?”孙玛丽手搭在李世真的肩上,轻轻拍了两下又说,“别再去想了,你只是碰巧经历了她的死亡。”

“我还能再去看看她吗?”

“行吧,你想就去吧。”

孙玛丽与李世真一同来到楼层,与之前相同,没有什么变化。

她们刚推开第二道门就看到金作家突然从座位上跳起来大喊:“谁?!”

“金作家,别激动啊。”孙玛丽突然大笑起来,原因就是刚才金作家的行为太过滑稽。

金作家深呼吸后说:“来之前能先告知一声吗?”

“所以我才建议你直接给这一层上锁的。”孙玛丽摊了摊手。

“我不喜欢那些电子锁,容易被黑。”金作家关上正在处理的文件后来到两人的面前。

“行行行,这次只是带这个小家伙来看她最后一眼。”孙玛丽向金作家眨了眨眼。

金作家先是瞪着眼,去拉开盖在徐伊景脸上的白布。

李世真走上前看了几分钟就抬头了,不小心晃到了放在一旁的那本老旧书。

“那本书,能给我吗?”李世真指了指那本书,转头向金作家说道。

“行啊,拿去吧。”

李世真拿过书后走回与孙玛丽同排,“谢谢。走吗?”

“看够了?”孙玛丽忽然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才几天就想明白了?

“是啊。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多看几眼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行,那走吧。”孙玛丽伸手摸在李世真的后脑勺上转头偷偷向金作家眼神示意后就走了。

还好天气不太冷,李世真那件单薄的衣服完全能抵挡住。

“你就没东西啦?”孙玛丽打开车门先让李世真进去。

“我本来什么都没有,不过……现在多了本书。”李世真抱紧了书,转头向正在发动汽车的孙玛丽笑了笑。

“玛丽姐姐,你是干什么的啊?医生的话难道不是天天呆在医院里面吗?怎么有时间带我出去?”李世真表达了几天来自己的疑惑。

“别叫我姐姐,叫玛丽就行了。”孙玛丽双手握在方向盘上踩下油门,“因为我是兼职医生呀!”

“你这么说的我都不相信。没听说过医生还能兼职啊!”

“你就当我是第一个呗。”

“好吧……”

“你和她相处这么久,了解她吗?”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李世真有点回答不上来,不过好好回忆的话,似乎李世真并不了解徐伊景这个人。

徐伊景在李世真的印象里是个爱喝红酒,时而温柔时而冷漠的人,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不了解。”

“是吗……”孙玛丽叹了叹气,继续说,“你喜欢听故事吗?”

“徐伊景姐姐经常读给我听,还算喜欢吧。”

“那我给你讲一个吧。”

孙玛丽向李世真讲起故事来。

“很久以前,一个女孩,在很小的时候,大概就是你现在的年龄吧,就患上了难以治愈的癌症。

她的父母很爱她,至少在她父母的眼里是这样的。她的父母花费继续来到医院治疗,进进出出无数次却还是没能逃脱病魔的纠缠。

那时,有个很有名的医生,同样也喜欢极了研究。她讨厌人类这样脆弱的生命,暗地里进行研究。”

“她为什么讨厌这样的身体?”

“大概是因为她经历过父在自己眼前死亡,而自己却无能能为力。熟烂透的故事背景,不是吗?”孙玛丽笑了笑,继续说,“她很疯狂,一切试剂实验都在自己身上实施,有几次她差点死掉,不过她还是成功了。就在那时,她向自己注射那可笑的被辐射过的小鼠所提取的血清制得的试剂,她活过来了,还获得了许多新东西。

在此之后,她试图还原这种试剂,但四处碰壁。另外一边,那小女孩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已经开始威胁她的声誉名望。

她常常能听到女孩向她哀求:‘让我死吧……我好难受……’

在她作为医生的原则里,绝不允许病人不被治好。

真是严格有荒谬的原则是吧?

在此之后,她维持女孩生命的同时将希望寄托在曾改造她的试剂上。开始没日没夜试图还原其中分子成分结构。”

“最后她成功了吗?”

“是的。她成功了,不对,不算是成功。

她偷偷向女孩注射试剂,刚开始什么都没发生,她以为没有效果,就叹了叹气走了。

结果第二天,那女孩的父母醒来时发现躺在病床上的不再是当时模样的女孩,而是个妙龄女子。

当时他们就吓坏了,马上就去找医生。

医生同样也被吓到了,这样女孩的模样完全不是她预想的,虽说女子的模样与女孩还蛮像的。

接下来她马上进行检查,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女孩的病好了。”

“那么那个女孩的父母呢?”

“一开始不愿相信,到后来那医生编了个理由说是基因突变导致,不过也只是外貌罢了,但最重要的是病已经医好了。之后……她的父母也就将信将疑地将女孩带走了。”

“那女孩之后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

评论(6)
热度(19)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