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大剧场】我也会受伤(七)

  抱歉,拖得有点久。

 

(七)

 

  李世真跟着孙玛丽来到一栋外表不怎么起眼,但内饰十分豪华的公寓。

 

  接下来,就是孙玛丽的一系列告知了。首先,她给李世真找到了一间比较好的学校,正好就在这间公寓不远的地方,步行足以,并且在下个星期就可以开始上课了。这可真是让李世真没有喘息的时间。其次,交点同龄朋友。这对李世真其实算是个比较艰难的任务了,毕竟,在当初的豪宅里可什么朋友都没有交到,还看到了那么虚伪软弱的人。

 

  “好了,你的房间。”孙玛丽推开一间房门,里面整洁得很,就像是那病房一样,除了必须品什么都没有,少了很多生活气息。“你有什么需要就直接刷这张卡,还有...”

 

  李世真看着这整洁的房间在等待孙玛丽后面的话。

 

  “还有,因为我最近比较忙,所以会经常会不在这里,所以,冰箱里什么都有。”孙玛丽带着李世真去到厨房,硕大的冰箱映入李世真眼帘。

 

  李世真心想,这要是装满,可能凭自己一个月都没办法解决完。

 

  “对了。”孙玛丽从包里拿出钥匙、门禁卡以及一张黑色的卡递给李世真,“你的。”

 

  李世真接过来后顺手放进自己裤包里,等待下一步指示。

 

  “行啦!别这么拘束,这也算是你的新家了!”孙玛丽看着双手仍然抱着那本破旧的书站在原地,想必还是有些陌生不会枉然行动。“我还有些事情,剩下的你自己处理吧。”

 

  孙玛丽出门之前还说了句“我相信你。”才开门离去。

 

  又剩下李世真一人。

 

  这样的模样其实很熟悉,李世真早已经历过孤单了,不过是在其中穿插了点温暖,稍纵即逝罢了。

 

  李世真撇嘴笑了笑,多亏了孙玛丽,她之后的时光可是被学校填的满满的。

 

  捏紧手上的书,李世真走进不久前才属于自己的房间,坐下,在桌前摊开她看不懂的那本书,本想花时间来研究研究,看来没太大可能了。李世真翻了翻,其中的字迹都差不太多,但字迹潦草并且不是现在所常用的文字,导致要读懂就难了许多。

 

  李世真只得作罢,将书本珍藏起来。

 

  ............十一年后............

 

  自那又过了多久,孙玛丽时常出现的身影早已让李世真习惯了。这么多年来李世真虽然变得随和许多,但她那性子全然没变,虽然与许多人都合得来,但却还是没有多少朋友。

 

  虽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徐伊景的面孔在她的脑海里渐渐模糊起来,但她仍然不肯去忘记。这些年来,她坚持着曾在豪宅里的训练,身体自然不用说,也没有人敢欺负她或者她身边的人。

 

  手机响了。

 

  “喂?”

 

  “世真啊,你今天有事没?”李世真朋友的声音。

 

  “怎么了?”李世真勾了勾嘴角,本来是在处理文件的她放开了正在打字的手。

 

  “诶哟,还能有什么事情呢?”对方轻咳了两声又继续说,“看你当大名人了,叫你你一直没时间,这次我不是又来碰碰运气的吗?”

 

  “呵呵,真巧,我正好有空。”

 

  “那么,下午四点见?吃个饭聊聊天?”

 

  “行吧行吧,那么下午见。江姬婶婶。”

 

  “你说什么?!”对方明显声音变得有些强硬起来,“你才是婶婶,你全家都是婶婶。”

 

  “哈哈哈。”李世真捂嘴笑了一会儿,“开玩笑啦,你当然是江姬小姐姐啦。”

 

  李世真很快开始收起了东西,这几天她忙得没时间打扫房间,导致房间乱乱的,衣服裤子乱七八糟,只有一点行走的空位。

 

  【今天穿什么呢?】李世真想着,在这杂乱的地堡里寻找该穿的衣服。

 

  不过最终还是一如既往的长裤T恤,外带墨镜与棒球帽。

 

  准备花了很短的时间,也多亏了李世真一点都不愿意拖延的性子。

 

  背上包,坐上公交,到了经常与韩江姬一起吃饭的餐厅。这个餐厅不是很豪华,而且位置还有点偏,所以不会有很多人来。

 

  “这里这里。”一位中分长发有着蓝色挑染的女孩正向着李世真招手。从窗外看,这是个很漂亮的女孩,身体纤细,皮肤偏白。

 

  李世真很快就看到了韩江姬,走到她对面坐下。

 

  “我的大名人李世真终于肯见我一面了!”韩江姬很快抓住李世真的手说道,“连墨镜帽子都戴上了,不愧是我的李世真啊,保密措施做的真好。”

 

  “好了,江姬你就别逗我了。不过写了点东西而已,不要大惊小怪的。”李世真叹了口气,翻开服务员递来的菜单。

 

  “哈哈,谁叫你这么多天不理我,我可是寂寞的很啊。”对面正咧着嘴笑的韩江姬眼神一样充满了乐趣。

 

  “你男朋友呢?”李世真点好了餐,将菜单递回给服务员,盯着韩江姬说道。

 

  “他?哪有和我的女朋友一起玩有意思呢?”

 

  李世真干笑了两声后说:“当初是谁死活都要和他在一起,现在又觉得无聊了?”

 

  “心意是会变的,何况我已经看透他了,再也没有神秘感了不是吗?”韩江姬双手拖着自己的下巴,以一种很嫌弃的表情看着桌面。

 

  “你这个人啊......”李世真叹了口气,“你和那么多人都在一起过了,结果都还是停留在最初那一步吗?还是连小嘴都没有啵过?”

 

  “虽说我确实是和很多人都在一起过,不过我还是很保守的知道吗?”韩江姬歪嘴,侧头头发搭在了自己高挺的鼻梁上,“啵嘴可是要结婚的。”

 

  李世真这次大笑了起来,“你这又是从哪里听来的?你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笔名吗?”

 

  “谁要你那破笔名!被束缚可不是我的性格。再说了,亲吻这一步对我来说很重要的知道吗?”韩江姬拿起水杯的食指直直地指着李世真,试图以一种很严肃的表情看着李世真。

 

  “别想象那种梦幻的东西了,小心你哪天幻想破灭又找我来哭。”李世真收起大笑,回以微笑。

 

  “你说这么多搞得好像你接过吻一样。”

 

  “我确实没有。”李世真喝了口水,“但我不会有有你那么憧憬罢了,不过只是肌肉与肌肉的触碰带动神经传达大脑的事情。”

 

  “Stop!Stop!别说了,再说下去你会毁了我整个人的兴致的。”韩江姬双手往前一举,表示要换个话题。

 

  “话说你找到那本书的作者了吗?”

 

  “还没有,不过快了。”李世真在毕业后就开始找起那本破旧书的主人,不论如何,不能让自己留遗憾。

 

  “你告诉我,你那本书是不是你的初恋情人送给你的!”

 

  “不是告诉过你很多次,是我一个很重要的姐姐送给我的吗?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李世真叹气,这已经是第二十三次告诉给韩江姬了。

 

  “因为你太无聊了!”韩江姬长呼了一口气。

 

  “那不如你给我说说有点什么有趣的事情?”李世真无奈地笑了笑。这也没办法,李世真可曾经被同学认为是个太过严肃的人。

 

  “好啊,有趣的事情多了去了,让姐姐我一一给你道来。”

 

  “昨天我看到了个帅哥!而且那个人也对我有意思诶!”

 

  喝口水又继续。

 

  “前天……上个星期……”

 

  李世真无奈笑着看韩江姬的滔滔不绝,时不时望望窗外,黄昏已经降临,整个街道都被染成黄色,本就没什么人的道路,渐渐又多起来,穿梭在街道间。

 

  李世真正听着韩江姬宛如广播般的滔滔不绝,思绪早已飞的不见踪影了,桌上的饭菜也正见底。

 

  忽然,一个让人熟悉的身影,走在了离餐厅最远的街道上,长长的黑发随着这位女人的走姿轻轻摇摆。

 

  身影……那么单薄。

 

  李世真有那么一瞬间,她站了起来。

 

  不是说……死了么?

 

  不由自主,一股热流从眼眶中蹦出,滑过脸颊,在发现时脸蛋早已微红,泪水一滴一滴与下颚分离,滴在了桌子上。

 

  “怎么了?世真?你没事吧?”韩江姬被李世真这么一下给吓到了,有些不知所措。

 

  李世真很快就回神过来,擦掉脸上连珠的泪,含着鼻音地说:“没什么,只是想到了点事情。”

 

  “你真的没事吗?”韩江姬有些担心,又继续说,“如果有什么事,你给我说,我与你分担。”

 

  “嗯,我会的。”

 

  【不过……不是现在。】

 

  “我们继续吃吧,浪费可不太好。”李世真泛红着双眼向韩江姬微笑着。

 

  “好吧。”韩江姬夹起一块肉塞在自己嘴里,“你想说的话,就给我说吧,行吗?”

 

  “嗯,好。”

 

  随后,便是一言不发地解决了剩下部分。韩江姬没有选择去久留李世真,很快就放她走了,虽然自己心里憋着一股好奇心,但是毕竟本人都不愿意说什么,自己再问就不太好了。

 

  李世真与韩江姬分别后几乎是小跑状态回的家,打开大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孙玛丽到底回来没有。

 

  正中下怀,在。

 

  “玛丽,问你一件事。”

 

  此时的孙玛丽正悠闲地看着电视节目,忽然一脸疑惑地转头看向有些喘气的李世真,说道:“怎么了?去长跑了?”

 

  “算是吧。”李世真调整过呼吸后又说道:“现在,你能把你隐瞒的事情说给我听吗?”

 

  “隐瞒?我隐瞒了什么事?”孙玛丽一脸无奈。

 

  “别装傻了。过去这么多年,我问你徐伊景的事情,你都是一两句话就带过了,虽然我有过怀疑,但我还是相信了你们。”李世真走向前,站在了孙玛丽的面前,现在的她已经与孙玛丽一样高了,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但现在我看到她了。”

 

  “什么?你看到她了?在哪?”孙玛丽仍然在装傻。

 

  “隔着一条街,我能肯定就是她。”李世真浑身散发着寒气,试图拉起曾经埋藏在沙底的那颗稻草。

 

  “听着,孩子。”孙玛丽深吸一口气后站了起来,“你没有亲口确认过的都不算是确定,所以……”

 

  “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十一年了,还是这幅摸样?”李世真算是把自己所有的疑惑一口气说了出来,一个问题得不到答复,总会有一个能吧?

 

  孙玛丽被李世真突然转换的话题震住了,就那么一秒她说不出话,但随后来的又是那句,“都说了我保养的好,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犟呢?”

 

  李世真无法反驳。

 

  是的,无论在谁眼里,这样毫无证据的行为有些无理取闹了。

 

  现在只能自己去确认了不是吗?

 

  李世真低着头没有回答孙玛丽,只是一直低着头,想着。

 

  孙玛丽叹了口气,拉李世真坐下,说,“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放下吗?”

 

  李世真仍然低着头。

 

  孙玛丽伸手,拨起挡在李世真脸庞的头发,挂在耳后,盯了一会儿,转头继续看着电视。

 

  “那本书你还放着的吗?”

 

  李世真突然抬起头,盯着嘴角勾起的孙玛丽,刚想开口说什么。

 

  “我告诉你这本书的作者在哪如何?”孙玛丽很帅气地转过脸勾嘴继续看着一脸震惊的李世真,继续说,“中心医院。”

 

  “还有吗?”

 

  “剩下的你就自己去找找看吧。”

 

  【看你能做出什么改变。】

评论(9)
热度(40)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