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小剧场】兔子精-相遇-

标题依然很随意,2333

之前脑补的一个,本来准备写大剧场的,但介于《我也会受伤》卡在了前头,想先弄完吧(虽然不知道多久才能接上,大家大概也都忘记了)

(如果喜欢的话,在评论里表个态,我会继续写下去的。)

那么我就开始啦!

-相遇-

徐伊景仍然是那个代表,但李世真却是那个刚学会幻化又惹了祸的褐色兔子精。

有一天徐伊景累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家门口走,却在不远处看到一只兔子在和猫在打架,但因为光线不太好,导致她只是通过一坨肥肥的毛绒才看出来那居然是只兔子。

而且!那只兔子居然站起来,小小的双爪挥舞着。

不过谁都能想到,一只兔子,软绵绵地怎么可能打得过一只社会游荡的猫。

正当徐伊景转头开门回家时,一阵阵急促地奔跑声朝她接近。她一转头,就发现一大块褐色阴影往自己怀里跳,后面跟着那只“发狂的猫”。兔子成功着陆时,那只黑色的猫也停下了脚步,以很犀利的眼光看了一眼扒在徐伊景大衣上的兔子,啐了一口口水,就转身以很高雅的步伐走了。

徐伊景感受到身上渐渐下滑的重量才反应过来,赶紧抱住这个满身伤痕的小家伙,端详了一会儿。

她突然有点为难,毕竟自己从来没有养过什么动物,更何况什么动物以前见到她都想看见鬼一样离得远远的,那时她真觉得自己和动物一点缘分都没有。

哪想到今晚……居然会有只肥兔子投怀送抱。

她思索着到底要不要把这只有点血糊糊的家伙抱回去,或者送去动物医院。

最后她决定:还是送去医院。

徐伊景刚按下车钥匙,车灯闪亮两下,她低头对着这只兔子说道:“没事的,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好吗?”

本来塌下去的双耳突然竖起来,昏黑的双眼警觉地看着徐伊景,身体翻动着,挣扎。

徐伊景见状,她抬起本作为手垫的右手轻抚没有伤痕的皮毛,说:“没事的,没事的。”

兔子挣扎得更激烈了。

徐伊景本来累了一天,精神都有些恍惚,一个不小心,让这只兔子一翻,又跳了下去,但没跑几步,就倒在路旁,沉重地呼吸,起伏很大。

徐伊景赶紧过去蹲下来,重新抱起瘫倒在地的兔子,很吸一口气后说道:“那我们不去医院了好吗?”

兔子像是听懂了,警觉地双耳突然失去了支撑,再次坍塌下去,微闭上眼,很安心的样子。

刚进门,徐伊景就去把暖气开上,然后将兔子放在擦干净顺便消毒的桌子上,小跑进房间把大概能用上的医用物品都搜罗出来,放在桌子一旁,开始端详起兔子的伤势。

还好的是都是皮外伤,消消毒擦点药就可以了。

徐伊景捧起兔子的头,用棉花点了一点碘伏,想想大概动物也能用吧,就轻轻擦在伤口上。兔子感觉到了点疼痛低下了自己的头埋在了自己小小的双爪下,小声叫了叫。

徐伊景见状赶紧处理完后摸了摸它埋着的头,说:“处理完了,出来吧?”

这只兔子听了之后抬起了头,望向徐伊景,鼻子左右动着,之前警觉的眼神早就不见踪影。甩了甩毛,凑近徐伊景撑在桌子上的手,蹭了蹭之后贴着躺下后闭上了眼睛。

徐伊景看着它,感觉就像看到一个孩子一样,心里有些满足。抽出手,把兔子抱起,带回自己房间,放在床上后就躺下了。

看着黑暗的天花板,想着自己连澡都没洗就躺上来,明天一定要把床单被子换掉,转身就看着安睡的兔子。

真可爱。

情不自禁伸手轻碰了它的身子,兔子有所反应抽动了一下。

徐伊景突然想到,刚刚这小家伙跳下去没几步就倒下了,明天带它去医院照个片看看有没有内伤吧。

没过多久徐伊景终于闭上疲惫的双眼,进入梦乡。

第二天。

“啊!!!!”

∠( ᐛ 」∠)_终……?






评论(20)
热度(41)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