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小剧场】兔子精——万圣节

万圣节先发好啦~~文笔依旧很差。


每到万圣节这一天,画廊总会多一些生活气息。比如,挂点南瓜、点盏黄色的纸灯、放点彩色的小骷髅。

 

众所周知,画廊在这样的节日里总会多些工作出来,金作家总会如此来活跃气氛,不然画廊里安静得像间停尸房。

 

现在,这是一间光鲜亮丽的停尸房。

 

————

 

今天还是一样,徐伊景在很早时就离开了她的热源,起来准备早餐,静静坐在餐厅里喝着咖啡看着今天的文件内容。

 

没过多久,李世真就从床上摸起来,懒洋洋地走去餐厅和徐伊景道了个早便去洗漱了。

 

“代表nim,我看手机上说,今天是万圣节,这是什么节日啊?”李世真洗漱完毕后也在徐伊景旁边坐下,喝了一口还剩半杯的咖啡,一入口发现苦的不行便咧了咧嘴作出怪样。

 

徐伊景仍旧面无表情,李世真也算是习惯了,便默默地吃起徐伊景为她准备的那一份三明治,味道依然的很好。

 

徐伊景把落到笔尖的眼睛推了推,伸手将变位的咖啡转了一转,碰上还留有余温的一角,将咖啡送入口中。

 

味道,依然的好。

 

李世真边咀嚼边看着手机,她仍然对“万圣节”保留着好奇,转头看着认真处理文件的徐伊景欲言又止。

 

“万圣节就是人们就在这一天熄掉炉火、烛光,让死人的魂灵无法找到活人,又把自己打扮成妖魔鬼怪把死人的魂灵吓走。之后,他们又会把火种、烛光重新燃起,开始新的一年的生活。”徐伊景摘下眼镜,关上了她早已处理完的文件,斜视着李世真,似乎毫不在乎的样子。

 

“所以会有鬼?”李世真突然一哆嗦,她的耳朵一不小心就化作原型。

 

徐伊景见状,冷眼伸手去摸了摸李世真毛绒绒的灰色长耳,又说道:“别怕,你不也是妖精吗?还有妖精怕鬼这一说?”

 

李世真本能地将徐伊景的手扶住,说“我虽然是妖精,但鬼怪依旧会让我感到恐惧!”

 

“怎么?他们会常来吓你?”徐伊景起身,将餐具放进池子里。

 

李世真扭头,不再愿意回答。徐伊景见她如此,也没再问下去,只是默默地去衣柜将自己的外套穿上后,拿起李世真的外套搭仔她的肩上。

 

“时间差不多了,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徐伊景穿上鞋,打开门,“我先下去,你尽快。”

 

“好。”

 

————

 

两人早早地就到了画廊,天气渐渐寒冷,画廊里地空气也变得有些冰凉。徐伊景下意识捏住李世真地手,试图从中摄取能量。

 

就在她们打开灯时,眼前的一幕,差点没让李世真变回她灰兔的形态。到处都是闪亮的骷髅头,那些被雕刻得诡异的南瓜在黄灯下显得格外恐怖。

 

徐伊景侧过头看着躲在她身后的李世真,歪了歪嘴角,声带笑意地说“你就别把耳朵藏起来了,这样更省劲。”然后又把李世真的脸给抬起来,又说“看,这些都是假的,别怕,我在的。”

 

李世真吸了吸鼻子,把要流出眼眶的泪水硬生生给憋回了自己的眼眶中。

 

李世真接过徐伊景的外套挂上,也没再说什么,她知道,在工作状态的徐伊景不能被打扰。随后,她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不过奇怪的是,今天的其他人哪里去了?

 

————

傍晚,今天工作结束得很早,徐伊景下楼的时候,李世真蜷缩在一个“干净”的角落也在处理着文件。

 

徐伊景习惯了板着脸,所以她只勾了勾嘴角,看着有些滑稽的李世真,悄悄走到了她的身后。

 

“代表nim,文件处理完了吗?”李世真耳朵非常灵敏,所以在很远就能听到徐伊景下楼。

 

“是,你在看什么?”徐伊景凑近看,才发现李世真的手机屏幕里展现着各种万圣节人们的装扮。

 

“他们的装扮都好可怕。”李世真深吸了一口气,身体一靠,直接倒在徐伊景的胳膊上。

 

“那你看过吸血鬼吗?”徐伊景意味深长地悠悠叹着。

 

“吸血鬼?那是什么鬼?”

 

“就像这样......”徐伊景探下身,轻轻在李世真脖子上咬了一口。

 

李世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身体一颤,因为脖子是她非常重要也是非常致命的部位。

 

“代表nim,你干什么?”李世真有些害怕,稍稍往后退了点身位。看着背对着光线的徐伊景,她心里突然希望金作家的救场。

 

徐伊景一时也忘了,李世真曾经的重伤口也在这里,那道淡粉的伤疤在警醒着她。所以她也稍稍退后,轻声说:“抱歉。”

 

徐伊景刚想起身,李世真拉住了她的衣角说道:“你别走。”

 

徐伊景背对着李世真,不一会儿,一阵温热靠在了她的背上。一阵一阵,直到她的脸也被“熏”得红润。徐伊景闭上眼说道:“你知道今天为什么他们三人都不在吗?”

 

“因为你给他们放假了,我今天早上听见了。”李世真向徐伊景的背部呼气。

 

“你的耳朵真灵敏。”徐伊景突然的转身,让李世真差点失去重心摔下去,还好被徐伊景保住,正好落在了她的胸口处。

 

“那你能听到吗?我的心脏?”徐伊景虽然冷漠,但她现在口吻极其温柔,也只有与某人戴在一起时才会如此。

 

“能。”李世真抬起头,此时她那双毛绒绒的双耳早已失去了踪影。脸上带着红晕说道:“很快......"

 

“那你现在还怕吗?”徐伊景轻轻在李世真额头吻下,又抬起头看向那些劣质的玩具。

 

“不怕。”李世真突然一道不明深意地微笑望着徐伊景,“其实,我从未怕过。”

 

徐伊景被耍了。

 

但她依然只是勾勾嘴角,隐藏着自己内心那份震惊,以及从未触及过地感受。

 

徐伊景居然会被耍,而且心甘情愿。

 

“所以你这只兔子,也会撒谎了?”徐伊景起身,将李世真旁边的沙发拖过来,面对面坐着。

 

“你生气了?”李世真看着时不时勾嘴角的徐伊景,想着是不是自己有点过分了。

 

“嗯。我生气了。”徐伊景面无表情,假装自己很生气的模样。

 

看到这样的徐伊景,李世真立马认怂:“对不起,对不起,代表nim。”

 

徐伊景看着这样乖巧的李世真,抬起手来,李世真以为要被打,赶紧把眼睛闭上,结果接下来,只是脑门受了一击,而且非常温柔。

 

“世真啊,作为惩罚,闭上眼。”徐伊景抬起李世真地头,狠狠地在李世真地中指指根处咬了个大印子,像是一枚戒指。

 

“代表nim......”李世真吃痛睁开眼, 本有些生气,但看见自己的指头,她又把话憋了回去,将徐伊景抱在怀里。

 

“叫我徐伊景,好吗?”徐伊景也抬起手,抱着李世真,头埋在她的肩膀上。

 

“伊景...伊景...伊景...“李世真一遍又一遍叫唤着,亲吻着徐伊景的发丝。

 

一遍又一遍。

 

——————————

 

“如果有一天我成了鬼,你会离开吗?”

 

“绝不。”

评论(4)
热度(37)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