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一元小剧场】兔子精-决定-


小剧场就不虐人了,天天发糖吃啊∠( ᐛ 」∠)_
徐老大自带忧伤磁场不算!


—————————分割线—————————


一大早徐伊景的房子就传来了一声尖叫。

“啊啊啊!!!”

没有听过的声音,徐伊景皱着眉头睁开眼,眼前模模糊糊,在刚想挪动自己的头,发现头发被压住了。

【是谁大清早的……】

“你压住我的头发了。”

徐伊景揉了揉眼,定睛一看,有那么一秒,被震住了。

【什么情况?怎么会有个没穿衣服的女人爬我床上?】

不知道是被吓得没了表情还是什么,徐伊景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把衣服穿上好吗?”

女人仍然在一脸懵逼,陷入慌乱中,表情一愣一愣的。完全没听到徐伊景在说什么。

徐伊景伸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说道“没听见我说话吗?”

“嗯?”女人刚想喃喃自己怎么会变成这幅鬼模样,又被突如其来的阴影吓得尖叫。

“停!别叫了好吗?”徐伊景赶紧捂住对方的嘴,毕竟一个没睡好觉又被吵得头昏昏的人来说,这样分贝的声音简直是折磨。

徐伊景等着对方停下后,看了看对方红透的脸,然后将盖在身上的被子一番,直接搭在女人身上,自己下床去衣帽间拿过来成套服装。

“给你,先把这个穿上。”徐伊景一扔,差点砸在女人脸上。

女人疑惑地看着徐伊景,又看了看身上的一套,继续惊恐地盯着徐伊景。

“难道你不会穿衣吗?”徐伊景扶着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

自己家出现个果体女人,那人不先说就算了,搞得像是自己是个罪犯一样。

“别走进了,我会!”女人在徐伊景踏出第一步后赶紧喊了出来,大眼瞪着对方,带着些许模糊的字眼。

“行吧,我在外面等你。”徐伊景转身,关门走去了洗漱间,盯着镜子,试图回忆昨天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位女子。

【除了救一只兔子就没了啊……】

弄完,徐伊景去厨房弄了杯咖啡提提神,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待这位女子之后的行为。

咔嗒。

卧室房门终于开了,刚才的女人穿上了徐伊景的衣服显得十分精致,但还是少了点徐伊景的那番迫人气势。

喝着咖啡的徐伊景抬起眉头,示意对方坐下来。

对方在这干净整洁的房间中却找不到出口,连那丝丝逃跑的机会都被自己给丢掉了,所以只能乖乖坐下。

“昨天发生了什么?”徐伊景散发的气息有些冷,这是她的习惯,习惯把心思、情绪藏得很深,让人无法窥探。

对方盯着地板没有说话,但也时不时好奇地抬头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看徐伊景。

【我该怎么解释啊……说我是只兔子精?论谁也不信啊!】

“哎……你要吃三明治吗?”徐伊景叹了口气,觉得没办法从对方口中了解任何。

女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现自己已经几天没吃饭了,昨晚和那只猫抢食却被打得这么窝囊,不过还好没打在脸上。

“吃……”女人弱弱地回答道。

“你先去刷牙洗脸,用镜子旁边箱子里盒子装着的一套。”说完,徐伊景就转身走去厨房。

女人蹑手蹑脚地走去洗漱间,看见这些东西的时候差点懵逼,还好之前偷溜出来看过电视节目,不然自己就暴露了。

洗漱完毕后女人又回到当初的座位上观察着这间客厅的构造以及装饰。

冷清的不像有人住。

徐伊景动作也很快,端着一盘三明治就走去客厅,叫女人过来。

两人面对面坐下,女人很畏惧,不如说不知道人是怎么吃东西的。

“你叫什么名字?”徐伊景先拿起一块,轻咬一口。

“我……”女人努力回忆自己之前看过的电视节目,东拼西凑,“我叫李世真。”

“李世真……”徐伊景轻生重复对方的名字,继续啃着三明治。看对方没有动,说道:“这是几人份,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你也吃点。”

“哦……”李世真点了点头,模仿起徐伊景的动作。虽然自己作为兔子时也有指头,不过只需要跑跑蹦蹦跳跳就行了,突然这么复杂,李世真觉得自己的手指都要缠在一起了。

徐伊景见状,心里突然有点想法,难道对方是个……是个残疾人?

“你手不太方便?”徐伊景试探性询问了一下。结果发现对方以一种很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像是在说“手不方便是什么意思?”

实际李世真确实这么想,不方便难道不是不上厕所的意思吗?这人怎么会在吃的面前说这个?

“对不起……”李世真成功地将第一块三明治掉回了餐盘。

徐伊景抿了抿嘴,放下自己就咬了几口的三明治,拿起刚才李世真掉下的三明治,举在对方嘴边,说“啊…”

李世真有些不明白,但看在对方嘴形,也跟着“啊”,食物随即被放在嘴里。

“咬。”

李世真听懂了,咬下一口在嘴里咀嚼,嘴唇左摆右摆的,特别像只兔子。

“明白了吗?”徐伊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今天居然会有这闲工夫去做这种母婴事情。

徐伊景拉过李世真的手,突然发现她手腕上有条刚开始结痂的伤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过她还是先把三明治递给了李世真,“教”她怎么好好拿着三明治。

“话说昨天我救回来的那只褐色兔子呢?”徐伊景环顾四周,刚才经过的房间也没有看见过。

那小家伙去哪了?

听到兔子两字,李世真突然警觉起来,生怕徐伊景发现什么。

徐伊景看这模样突然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想法,随即脱口而出,“难道你就是那只兔子?”

说完徐伊景就后悔了,怎么会有这么蠢的问题,这世界上不存在的吧。

“嗯……”李世真这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兔子遇到这种问题自然也就搁浅了。

“嗯???”

“嗯……”

“你在逗我玩儿?”徐伊景面对对方的回答表示有点想笑,也有点吃惊。

【什么玩意儿?】

“我是你昨天救下来的那只兔子……”李世真说得扭扭捏捏,似乎在害怕对方知道自己是兔子精。

“什么?”徐伊景开始有些生气,觉得对方真的是在逗自己,拿来寻开心。

“你没有听错,我是那只兔……”

还没等对方说完,徐伊景打断了对方,“如果你是,那请你证明它。如果你做不到,那就请你出去。”

镇静自若,以及那冷冷的面容语气,徐伊景待人处事的方式与态度,现在真的显得不近人情。

她思索着到底是骗这个人类还是让对方相信,李世真看着这样冷冷的人,眼神里带着一些寂寞与忧伤,能看懂这些是她的天赋。

本决定离开,回到安全之地的李世真突然有点动摇,因为她第一次看到这样散发着不近人情的气息却带着淡淡的忧伤的人,即使这样,似乎对方也不会让步。她与李世真见过的那个小女孩好像。

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事,她不希望自己的恩人再一次难过忧伤,她早就决定过了,不会再重蹈覆辙。

而且李世真也不太想回去听姑姑唠叨。(大概某兔子的叛逆期到了。)

而且,毕竟都成精了,即使对方想迫害自己,也有办法避免伤害。

徐伊景还在等她的答复。

李世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证明给你看。”

李世真闭上眼,没有两秒,就从头上拉出了两只长长的耳朵。

徐伊景目睹了,她的三观也受到了冲击。她有些不信,怀疑对方再做魔术。但当徐伊景伸手摸上对方带着些绒毛的双耳,她明白这不是魔术,这是真的,自己也不是在做梦。

徐伊景退开,离李世真大概有两米的距离,看着她,试图理解发生的一切。

“现在你相信了吗?”李世真深呼吸,头上的双耳化成了烟消失不见。

徐伊景质疑那么一秒后妥协了。对这新奇的事物产生了好奇。

“按照那些书本上说的,妖精受伤不是会恢复到自己最初的样貌吗?”徐伊景拖住自己的下巴,又开始端详起这个神奇的生物。

她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化形时是自己腿折,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变成人形。随后发现似乎只有自己是这样,别人都说她是假的兔子,是人混进来打探情报的。

“这大概是我的天赋?”李世真尴尬地笑了。

“神奇兔子。”徐伊景嘴角勾了勾,随后转身说道,“伤口晚上回来我再给你处理吧。现在我要去工作了。”

“等等!我能和你一起去吗?”李世真瞪大眼睛,表情显得十分可怜。

徐伊景继续穿鞋,假装没有听见对方在说什么。

“我不会打扰你的!我只是想学习!”李世真自然不想变成宅居兔,她想赶快融入这个世界中,至少不能给对方添麻烦。“拜托了!”

徐伊景被后方这只兔子闹得不行,最终还是答应了。

在出门前,徐伊景转头对李世真说:“现在开始我会教你怎么养活自己,希望你不要给我添麻烦。”

李世真高兴地笑了。

“明白!”

评论(12)
热度(50)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