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小白兔X代表——拜年(二)

 (二)

    代表收拾起东西,世真则定起了机票。

 “您好,李会长。有什么要吩咐的么?”世真很快打通了S画廊助理的电话,小助理尊敬地应答着。

 “帮我订两张日本到韩国的机票。”世真用着上司的口气指示助理,和刚才笑嘻嘻的世真形成鲜明对比。

 “会长这是要回韩国了吗?请问您想要多久的机票?”虽然世真来日本一个多月,但没有放下韩国那边的事业,一直用邮件联系着。

  “明天,过几天就要过年了,订完票给你放个假,回去好好过年。”简单易懂,正趁着这个心情给助理放个假。
  “好,谢谢会长。您这次回来需要联系谁吗?”处处问清楚才能万无一失。
  “不用,帮我准备一辆车。”
  “好。”
  挂掉电话后,严肃的神情流失,又转回那笑盈盈的模样。
  “世真呐,就我们两人吗?”代表收拾时清楚的听到了只有两张票,有些疑惑。
  “嗯,理事、作家、卓他们说不去,就我们俩。”世真之前问过,他们用一副很想去但是不能去的表情回应过世真。其实是不打算捅破世真这小心思。
  “嗯。”代表听到这话差不多也料到了,这小算盘打的有点明目张胆,不过清闲这么久也当去旅旅游吧。继续收拾。
    第二天很早,卓把她们送到机场,目送两位登机。
  “唉,这世真…怎么对着代表还是以前那傻样。”卓叹了口气便驾车回去。
    回到韩国的两人坐上安排的车辆去向那熟悉又陌生的地方——S画廊,她们曾经共同工作的日子在代表脑中重现,那被欲望冲昏头脑的时候。
    先下车的世真屁颠颠跑去开门,代表则慢悠悠跟着。
  “世真啊,没想过改变点什么吗?”代表进门,眼前的景象和离开前完全没有变化,就好像昨天才离开这似的。
  “不改啊!我准备把这当博物馆呀。”世真倒开起了玩笑。
  咔嗒,大门被打开了,直径走进来的助理与正要上楼的她们撞个正着。
  “李会长?”助理被吓到了,直直地站在门口。
  “你啊,什么事?”世真也被吓了一跳,但快速用严肃掩盖了被惊吓的瞬间。
  “啊?…我来拿咖啡桌上的文件。”回过神,助理指着原来代表和她、作家、卓一起办公的地方,上面有几份文件。
  “给你放假就放假,别把命令当选择。”现在的世真像极了当时的代表。
    万能钥匙,万能镜子,在这一瞬间勾起了代表的记忆,我的钥匙,我的镜子。
  “啊……是……”助理被直接赶走了。
    满意的世真转过头,代表居然笑出了声。
  “笑什么?”世真有些茫然,在笑我吗?
  “看你像极了某人。”代表收住了声,换而已微笑代替。
  “像代表你吗?”世真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改口,“像伊景你吗?”
  代表没有回答,上前拉过世真手里的东西慢慢走上楼梯。
  “诶诶诶?代……伊景!等等我啊!伊景!”世真双手空空追了上去,一直追到这栋建筑物真正居住的地方。
  “伊景啊!那些东西让我来提……”刚进门,世真就发现代表已经放下东西,抱着手等着进来的世真。
  “世真,我们去买东西吧。”代表看着卧室,还是和以前一样,保留着自己当时的东西,只有一个人时候的东西,看来世真没有动过,可能来都没来过。
  “买什么?”世真瘫坐在刚进门的沙发上,像是刚才做了什么费力的事情。
  “买蜡。”
  “蜡?”
  “搞博物馆啊。”
  “……”
  “开玩笑的,来笑一个。”代表走到沙发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世真。
  “一点都不好笑。”世真别开脸,假装自己有点小脾气。
  然而代表看都没看她继续说:“起来,去买东西。”
  好气啊!居然又不理我……
  “不起。”世真真耍小脾气了,这是在以前绝对不敢做的。
  “那就坐在家里喝西北风呗。”代表顺势坐在世真旁边闭着眼睛动都不动了。
  “啊?别别!我起来还不行吗?”
    还是不动……
    世真小心伸出手戳了下代表的脸……
    好软~
    又戳了一下……
  “伊景呀~一起去嘛~”现在变成世真在撒娇了。
    代表最受不了撒娇,睁眼转头刚想说干嘛,发现世真凑的好近,有点惊慌失措,但又不知到做些什么,直直盯着世真。
    从来没凑过这么近的世真也被吓到了,赶紧理的远远的,像是受到惊吓的兔子,缩在沙发的角落,抱住靠枕。
    代表被这一幕逗笑了,手挡住了嘴,眼角弯起来。
  “什么啊!不要笑!”世真拉起自己手上的靠枕就往代表身上扔,扔出去的时候就后悔了,随声附了一句“对不起”,自己勉强能听见……
    还好代表接住了,要是正好“爆头”,感觉自己万劫不复,被吓的全身个颤了一下。
  “对不起下次记得说大声点。”代表整理下靠枕的边角扔了回去。
    世真毫无防备地被“爆头”。
  “啊!……伊景!轻点啊,假鼻子的都要被打歪!”世真拿下靠枕,揉揉鼻子看向代表,手没遮着嘴,笑得像个孩子那么纯真。
  “好可爱…”世真看的有点入迷,一不小心说出了口。
  “可爱吗?以后给你多看看?”
  “好啊!”
  “想的美。”
  “……”
  “还疼吗?”代表凑了过去,摸了摸世真的鼻子,虽然控制了力度,但没想到世真反应有点出乎意料。
  “不疼不疼。”世真被这一摸的有点害羞了,又往后缩。
  “这小兔子还有点害羞啊。”伊景转而换成了淡淡的微笑,挑了一下世真的下巴。
  “…………”
    世真的脸红到了耳根,代表也心知肚明,到这足矣,便站了起来。
  “世真,我们去买东西吧。”
    ………………
评论
热度(40)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