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小白兔X代表——拜年(三)

(三)


    世真二话不说,直接从沙发上弹起来,乖乖跟在代表身后。
  “怎么,傻了?”
  “傻了你养我啊?”在代表身边这么久了,世真早就学会快速情绪缓冲了。
  “傻子我不养,又花钱又花精力还不讨好。”一脸嫌弃。
  “……”又被一口气堵上了口。
    好气啊!
    徐伊景!你给我等着,我要送你大礼!
    世真在心里默默念着。
    代表不以为然,提着包往外走,“世真,我想你肯定把我的捷豹保存的好好的吧。”
    代表把画廊交给世真的时候基本上是将自己在韩国的东西一并交给了她。
  “那是当然!我是谁!”世真换上了引以为豪的笑容。
  “我的担保……”代表一顺口说了出来。
  “伊景你说什么?”
  “没什么,走吧。”
    世真屁颠屁颠跑去开车,代表则不紧不慢地跟着,坐上车,行驶上路。
  “我脸上有花?好好看开车,别看我。”世真偷偷一瞄被代表抓了个正着。
  “嘻嘻~”世真乖乖转过头看路。
    上次这样看代表被说已经是将近一年以前了吧,那时候见到她不知道心里有多么欢喜,而之后知道她要离开,心里又多么伤心。
    不过,到头来,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至少现在的自己能与代表平起平坐,终于不再是那一块廉价易碎的镜子,而是能真正照出代表模样的镜子。
    终于……能配得上去陪伴她……
  “伊景呐,话说我们要去买什么。”虽说一开始代表要去买东西,但总被打断,不知道需要买些什么。
  “一加一等于几,把这道数学题做成你擅长的语文题就知道了。”
    世真突然醒悟过来一般。
    对啊!完全忘记代表以前住的地方所配备的东西应该都只是单人的!
    失误啊!失误!
  “我可以去拿……”
  “辞旧迎新。”世真被打断,几个字就被说的服服帖帖。
    天很快就暗下来,世真算是和代表买了半天的东西,大多数是居家生活的物品,还有些食物。
  “伊景,饿了吗?”把东西都搬上了后备箱,世真坐上了驾驶座,看向有点疲惫的代表。
  “嗯。”代表习惯性地揉了揉脖子。
  “那去阿姨那吃饭吧~”
  “嗯?”代表有些疑惑地看着世真。
  “阿姨知道我们回韩国了,特地叫我们去啊,不去人家会生气的。”直接不给代表否决的机会。
  “随便你。”说完代表就闭上眼睛歇息。
  一下车的她们就受到了阿姨的热情款待,“快进来快进来!等你们好久了!”
    世真拉着代表进去,坐在沙发上,在阿姨的热情款待下,连世真也变成了客人。
  “你们先喝着茶吧,东西一会儿就好!”阿姨很开心的去了厨房,唯留着代表和世真在客厅。
  “记得上次我来这还是为了投资你。”代表这记性还真不是吹的,这么早的事也还记得,不如说……关于世真的所有事情都刻意记住。
  “投资……”分明就是给颗枣顺便扇一耳光,还不愿意承认,这嘴硬的家伙。
  “为什么不想着换处大点的房子呢?”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再说,一个地方住久了还是有感情的,而且阿姨还是喜欢这里。”世真在建立王国的同时有想过是不是要换地方住,但基于代表的“投资”以及对这里的感情,世真选择了与房东交涉买下了这里。
  “嗯,很符合世真的性格。”代表一早便看清楚了世真和自己的区别,自己是用金钱利用,世真,则是用人情。
    在那逝去的金钱战争中,自己被世真的情感影响,最终成为有血有肉的人,不再是那崇尚金钱的机器。
  “嘻嘻,话说伊景你从来没看过我的卧室呢,要来看看吗?”世真笑着拉代表走进自己的卧室。
  “真像个兔子窝。”代表环顾四周,家具摆的很简洁,很符合想象中的景象。
  “什么兔子窝呀!”世真鼓起了腮帮。
  “难道是……世真窝?”代表这句话淡淡的,但极具挑逗性。
  “……伊景你什么意思!”
  “夸赞小动物的意思。”
    面无表情……
    世真刚想开口,就被阿姨的呼唤打断了,“饭好了!你们快来吃啦!宋美!你也快来!”
  “阿姨,辛苦了。”大家坐下,代表先礼貌的开了口。
  “哎呀,不辛苦!我们能这样多亏了你啊!是吧,世真?”阿姨一脸讨好的看着代表,这可能是她常年养成的习惯,看到权势比自己高的都会去讨好。
  “阿姨…”世真有时候觉得代表才是阿姨的小侄女。
  “阿姨说笑了,这是世真努力的结果,我不过只是投资了一下罢了。”代表微笑着轻轻舞动筷子,淡淡的语气让人不能继续下这个话题。
  “宋美,吃饭就别看书了,小心像某个前3%的人得急性肠胃炎。”代表把世真曾经嘱咐过自己的话记得一清二楚,转而向连吃饭都要学习的宋美说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多管闲事了,也许是受世真的影响吧。
  “哦。”宋美听到这话弱弱答应就把书收了下去,乖乖开始吃饭。
  世真见着这样的代表有些开心,傻笑着。
  “世真,傻笑什么,快吃,都是你喜欢的辣年糕啊!”阿姨毫不掩饰地对世真说,引得看着宋美的代表也转过头来看向世真。
  “……”世真被这么说得瞬间脸红,强装镇定夹吃的。
    又要被代表笑了……
    出乎意料,代表只是带着微笑说:“世真喜欢的辣年糕,我也来尝尝。”代表夹了一块送入自己口中,慢慢咀嚼。“嗯,确实很好吃,阿姨的手艺真好。不如您教教我。”
    被代表这么一说,阿姨来起了劲,说的滔滔不绝,代表也认真听着。
    世真虽然也听着,但思绪不知道已经飞到哪里去了。
  “我相信代表你肯定会做的比世真好吃!”
    她们的对话中突然出现了“世真”两字,像被唤醒一样,世真随口说出了“什么?”
  “阿姨说你做的辣年糕不好吃,我也觉得。”代表一脸赞同的看向突然思绪被拉回而不知所措的世真。
    被这么一说自己也无法反驳,因为是事实。毕竟之前做过,还给代表尝过,色香味要啥啥都没有,真是丢人……
    偏偏是自己最喜欢吃的……
  “但是,你做的其他的还蛮不错。”代表送出了一句赞美挽回了世真的颜面。
    确实,世真只有辣年糕做得不好,其他的还是很好吃,连金作家都赞不绝口。
  “不过,阿姨,叫我伊景就好。”代表仍留意刚才阿姨叫的一声“代表”。
  “好,伊景,来尝尝这个,好吃不。”
  “好吃。”代表又夹起一块辣白菜送入口中,细细品尝。
  “宋美,学习还好吧?压力大不?”世真无法融入代表和阿姨的对话中,转而向宋美聊起天来。
  “还好。”宋美脑子里全是书中的内容,丝毫不想错过,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
  “要劳逸结合。”代表虽然和阿姨聊着料理,但时刻注意这边动向。
  “什么?”一直拼命的代表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禁让世真有些吃惊。
  “有说错吗?我可是从你这里学来的。”代表一本正经。
  “没…没有。”
    宋美则是被这样的景象逗笑了。
  “你们相处的真和谐。”宋美边笑边说,嘴里包着饭有点含糊不清。
  “嗯?”世真和代表异口同声,两人对视了一下又看向宋美。
  “伊景欧尼,你知道吗?以前你还是她代表的时候,天天一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提你,每次一提到你她就眉飞色舞的样子。”宋美看着这样的世真忍不住就爆起了料。
  “哦?是吗?我以为她特别恨我,我对她那么不好。”反话,全都是反话,世真心里清楚,代表心里更清楚。
  “哈哈,但她就是中了这股邪,有段时间她还天天大晚上跑出去,好晚才回家来。”代表想了想,大晚上才回家,好像是自己故意把世真辞退那段时间吧,晚上回家经常看见世真在楼下徘徊。
  “那可真是我忠实可爱的部下啊,是吧?”代表勾起嘴角看着世真。
  “是是是,可歌可泣的忠实部下!”世真不好气应和着。
  “生气了?”代表夹了块年糕放进世真的碗里,似乎有讨好的意思。
  “没有。”世真不再理代表,自顾自吃了起来。
    还记得当时对着代表说“我恨你”,还不如说是“我恨我自己”。
    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弱小多么的无力。
    无法阻止,不如就牺牲自己的想法虽然天真,但至少能守护住自己深爱的这个人,不让她渐渐踏向毁灭。
    爱得……那么卑微……
    现在想想,真是可笑极了。
    但正是自己这份天真、努力,最终影响改变了这个冷血无情的女人。
  “想什么呢?”代表看着世真稍有伤神眼神,拍了拍她的肩膀。
  “没什么。”世真换以微笑看着代表,表情转换失败,带着淡淡忧伤,好似当时说她帅气又悲伤的神情。
  “嗯。”代表看着这样的世真,不用多问,待到时候自然会告诉她的。
    晚饭吃得很愉快,大家有说有笑,一家人的模样,代表也融入其中。
  “我来收,你们去客厅看电视去。”阿姨一副觉得代表和世真碍事的表情,将她们赶到客厅去。
  “那我回房了。”而宋美则是一副要学习不要打扰我的表情回到了房间。
    吃完饭的阿姨在厨房忙碌着,就只有世真和代表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也不知道两人在沉默中看了多久的电视,世真看了看时间,觉得有些晚,就想走了。
  “阿姨,我们走了啊!”世真大声告诉在厨房的阿姨。
  “你们不留下来吗?”阿姨很疑惑,从厨房门那钻出了个头。
  “和我分开这么久想我了?”世真笑着冲进了厨房,唯独留代表在客厅看着电视。
  “你要我买的这些在这,拿去。”阿姨洗着碗,用头指示了下东西的位置。
  “嗯,好,我家阿姨最好啦~”世真提着东西对阿姨撒娇。
  “噫!别腻歪了,你们去吧,这么晚了。”
  “好,那我们走了哦~”世真提着东西出来,“宋美,我们走了啊!”
  “好!拜拜!”
    代表也向阿姨和宋美道了别,跟着世真出来,看到世真提的这些东西有点疑惑,“你提这么多年糕干嘛?”
  “这个嘛,嘿嘿嘿嘿~”世真把年糕塞到后备箱里。
  “什么?”代表感觉到一阵寒意,有种不详的预感。
  “去拜年!”世真一个一个字缓慢响亮地说了出来。
  “什么?!”代表一脸震惊,狠狠看着世真。
  “伊景也必须去哦~”代表这表情意料之中,但也是自认识以来代表表情弧度最大地一次。
  “李!世!真!”世真笑出声赶紧跑上驾驶座,而代表则站在窗边,直盯着世真。
  “伊景你不冷吗?上车吧~”被世真这么一说,代表也察觉到有些冷,坐上了副驾驶座。
  “为什么要去拜年?”代表用着孩子般懊恼的表情看着世真,问出了个自己都觉得笨到不行的问题。
  “这个嘛,你知道的啦~”世真一副得逞的表情,笑盈盈地看着代表。
  “……”
  “沉默代表默认!”世真发动车子,“不接受反驳!”
    代表现在则换上了惊慌的表情,因为从小到大,身边就没有什么亲戚朋友,而那些前来拜年的,不过都是些想要讨好爸爸的人。
    自己去拜年?想都没想过。
    ………………


评论(7)
热度(40)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