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小白兔X代表——拜年(四)

(四)


    一路上代表一脸冷漠,不如说是被世真这么决定之后不知道作何表情了。
    回到住所,一齐把东西搬了上去。像平时一样两人没什么太多的话。
  “伊景,要吃宵夜吗?”两人回去的时间很晚,但看样子不会马上去睡,世真便试探性地问代表。
  “九点之后吃下去的都是毒啊。”代表面无表情地看着世真,“但是,吃一次也不会死。”算是默许了。
  “嗯,好~”世真应着,拿出了之前阿姨腌好的白条鸡,提着今天买的一些面粉、鸡蛋还有些配料走进厨房。
  “我先去洗澡,你慢慢来。”代表走到厨房给世真说,顺便看看她要做什么吃的,看似不是平常吃的东西。
  “好。”
    代表走进浴室,躺在浴缸里,配着杯红酒。
    代表做什么事情都喜欢事先做好计划,以不变应万变,于是这次一定也要先练习好才行。
  “新…年…快…”这几个字就像是噎在喉咙口,不能完整说出,无比别扭,完全不能像是以前叫世真别担心房租那样的台词那么好说。
    另外一边,世真利用以前在无业游民时期四处打工的厨艺做着自己最喜欢的街头小吃。
    大概20分钟,世真完成了,端出来,见代表还没出来,便放在咖啡桌上,搜罗出今天买来的饮品,也摆上。
    既然代表还没出来,那我先去拿那堆文件处理一下吧。
    世真这样想着,走下楼梯把之前助理没拿的文件包上了房间,坐在代表昔日坐的椅子上,翻看处理着。
  “世真?”代表练习算是同时不太久,出来时看到桌上有一盘的炸鸡,却没看到世真,下意识叫了一声,没应……
    代表打开房门,果然,世真在办公室处理着文件。由于开门声很小,再加上世真非常认真看着文件,丝毫没有注意代表正在渐渐靠近,直到鼻尖袭来淡淡清香,世真抬起头。
  “哎西!伊景你别吓人啊!”世真被代表这一下吓的不轻。
  “这可不怪我,你自己没注意罢了。”代表见世真这样的反应脸上没遮住笑意,被世真捕捉个明白。
  “笑笑笑,笑个够好了。”世真直视代表的眼睛,想把她盯得不好意思。
  “不笑了,得去吃你做的美食。”代表转而以微笑看着世真,看得世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啊!又失败了!
  “走吧。”代表拉起世真走进里屋。世真走在后面,看着代表还有些湿润的头发。
  “不怕感冒吗?”
  “没关系,我不是还有后面这位吗?”
  “我?”
  “尽心尽力,厨艺又不错的人,我可不怕感冒。”两人坐上沙发,代表指向那盘炸鸡,“趁还热着,吃吧。”
  “嗯,好。”世真被这么一说有点害羞,毕竟第一次被代表评价这么高。
  “炸鸡……要配啤酒吗?”代表看着炸鸡淡淡来了一句。
  “伊景你不怕胖吗?”世真疑惑地看向代表。
  “这么忙还怕胖啊?”代表则颇具玩味说着。“虽然这么说,但啤酒还是算了。”
  “而且今天可没有啤酒只有饮料。”世真打开饮料喝了一口递给代表,“这蛮好喝的,要来一口吗?”
  “嗯。”代表喝了一口,夹起一块炸鸡往嘴里送,“很脆很好吃。”
    世真看着吃炸鸡的代表有些失神,看到这样的代表真有些难得啊。
  “看着我干嘛?自己做的不吃我可全要吃完了啊。”代表一块一块送入口中,真的太好吃了。
  “你能吃就吃呗,看你吃的这么开心,我都舍不得抢了。”世真撇着嘴,假装自己有点委屈。
    代表随即停下了筷子,看着世真,“难道还要我喂你?”
  “好啊。”世真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结果代表真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往世真嘴边放,世真刚张开嘴,代表迅速把筷子收了回来放在自己嘴巴里。
  “自己吃。”代表嚼着鸡肉说话有点含糊不清,世真有点懵。
  “逗一下就傻了?那就没意思了……”这次则是代表撇起了嘴。
  “徐伊景!”
  “嗯?”代表非常淡定地边吃边回答着。
  “你才傻!”世真有点恼羞成怒,直接上手抓起炸鸡吃起来。
  “看着你,我的食欲都没了。”被代表这么一说,世真转头盯着她。“开玩笑,这么凶是要吃掉我?”
  “伊景,不好笑。”世真看着代表,嘴里忙碌着,自己第一次做的炸鸡真好吃啊,还好没被吃完。
  “那你说个好笑的?”代表放下了筷子,不准备再动,挂着微笑静静看着世真。
  “……”世真被这么一问,脑子一空。
  “什么笑话?我怎么知道,吃炸鸡最重要啊,被你吃完了怎么办!”世真看了一眼所剩无几的炸鸡,看着代表,一脸护食的模样。
    代表则被这一幕逗笑了,“急什么啊,我不吃了,剩下的都是你的。哈哈哈,怎么这么……”
  “什么?”
  “秘密。”代表修长的食指抵在嘴角勾起的嘴唇上,下弯的眼角尤为美丽。
  “笑得真好看。”代表看着世真傻傻的笑容,静静看着她。“嘴很油,拿去擦擦。”代表抽了张纸巾递给世真。
  “你也是。”世真同样抽了张纸巾递给代表。
  “我收去洗,你先忙你的吧。”世真刚想起身走去办公室,代表走进卧室,拿出毯子,“披上这个,办公室那里冷。”
    随后代表盘子筷子收进去清洗,还在练习说那四个字,不过很不顺利。
    世真在办公室处理起文件,代表洗完梳好头发,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不停重复“新年快乐”。
    世真处理完文件,揉了揉脖子,悄悄走进里屋,发现代表还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喃喃自语,世真有些好奇,脚步轻轻,走进才知道代表一直在重复“新年快乐”这四个字。
    此时的世真莫名充满了自责感,可能太难为代表了。世真心里也清楚,代表这个人应该从小到大没去给人拜过年,突然叫她这样好像不太好,虽然是自己故意想看代表这样……
  “伊景?还没睡吗?”世真用很轻的语气打断了代表,希望尽量不会吓到她。
  “嗯?你不也还没睡吗?”代表则淡定地回答着。
  “那么…现在去睡吧,伊景。”世真也不戳穿,既然是代表所努力想要做到的事情,无论谁说什么话都无济于事。
  “好。”代表托起疲乏的身体,缓缓起身,走向卧室,发现世真没有跟过来。“世真?”
  “我睡沙发啊。”世真以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代表,毕竟在日本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在同一间睡过。
  “不行,过来。这沙发买来可不是给人睡的。”
  “可是……”世真有些迟疑。
  “叫你过来你就过来,放着舒适的不要去躺硬的?”代表加强了语气,让人无法拒绝。
    见世真还不过来,代表大步上前,拉着世真的手说道,“糟蹋东西可以,不要在我面前糟蹋自己。”本该在很早之前就给世真说,但却在这个场景这个时候重新挖出心底埋藏的这句话。
    这下世真什么都说不出来,硬生生被拉进了卧室。
  “伊…景…?”世真过了一会儿,小声说话,不知道代表睡没。
  “快上来睡觉,你明天不是要去拜年吗?”代表没好气地答着世真。
  “生气了?”世真坐在床延,看着被子包裹的代表,小心翼翼询问着。
    没回答……
    世真只得乖乖躺下去盖好被子,望着代表也许熟睡的模样,看了很久,也不会觉得困……
    不知不觉,世真将手放在代表的头发上轻轻抚摸着,这样的程度应该不足以把熟睡的人唤醒。
    就这样抚摸,世真感到无比幸福无比满足。
  “我…不要再失去你了…”突然代表发声,吓得世真缩回了手。
    说梦话了?
  “不要走…不…别离开我…”代表突然转过身,拉住了世真刚缩回去的手。
    难道又做噩梦了吗?
    代表的手很热,世真觉得有些不寻常,便小心伸出脚碰到代表的脚,还是很热。
    难道又?
    世真小心伸出另一只手抚上代表的脸颊,全是汗,果然……
  “伊景…伊景?”不知道为什么,世真喊得格外小声,像怕吵到隔壁邻居一样。
    代表突然醒来,握紧了世真的手,睁开的眼睛,盯着眼前人的身影松了口气,又松开了紧握的手。
  “伊景?”世真小心试探着。
  “嗯?”声音带着惺忪,在这黑暗之中显得有些浑浊。
  “你又积食了。”世真伸手打开床头的台灯,看着代表在满头大汗下显得更加虚弱。
  “嗯…”代表应着侧坐起来,等待世真下一步行动。
  “你等等。”世真说完,不顾身上的单薄,直接跳下床,冲到客厅拿出包里的针还有火机,接了杯水又冲回卧室。
    以娴熟的手法,又再次挤出代表手指上豌豆粒大小的血。不过这次,血不再是黑色,而是和普通人一样鲜活的红色。
  “红色了…”世真心里很是开心,那时承诺过要将代表的黑血全部挤出,无论过程怎样,结果很让人愉快。
  “你的手艺还是那么好。”代表盯着被扎过的手指,轻轻说道。
  “嗯,别说话,再躺下去睡会儿吧。”世真接过代表刚喝过一点的水杯,放好。
    代表没多说什么,世真扶她躺下,擦了擦脸上的汗,代表又闭上眼,慢慢又睡下去了。
    世真安静观察代表的情况。
    很安稳,应该不用担心。
    被这么一小折腾,世真渐渐有了睡意,不知不觉也闭上了眼,睡了过去。
    ………………


评论(8)
热度(41)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