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像抽风,日常抽风~
开坑狂魔,拖更狂魔

小白兔X代表——拜年(五)【完结】

(五)



   两人因长时间工作养成了习惯,总是能在早上八点准时醒来。不过这一次她们却在玛丽的呼叫铃声中醒来,仍然睡眼惺忪。

  “喂?”世真拿起手机侧躺接起电话。

  “呐!世真!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来啊!”电话里玛丽还是那样直白,即使成为天下金融的社长,但性子还是直率。

    代表表示被这突如其来的电话吵到,快速翻过身,以一声叹息作为抗议。

  “李世真!回韩国也不告诉我,昨天大晚上才发个短信给我,这朋友还做不做了?”玛丽这暴脾气。

  “不做?”世真赶紧轻轻起来,冲到客厅,就为了不吵到代表。

  “你!有你这么拆我台的啊!”

  “好好好,不拆台,今天来见你好吧?”世真握着手机声音还是有些小声,虽然知道代表这房子隔音很不错,但就是下意识。

  “好,既然你要来见我我就原谅你了。”玛丽很快恢复了平静。“话说…刚刚你旁边有人?”

  “……”

  “果然有人!谁和你同床共枕了,来给姐姐说说啊。”玛丽八卦的性子被勾起,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浓浓的八卦味儿。

  “没…没…没…没有啊。”世真第一次有种被害羞到爆炸,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感觉。

  “世真啊,你不适合撒谎,就给我说个名字嘛~”

  “……怕你被吓到。”

  “没事,姐姐我接受能力可强了。”

  “徐伊景。”世真依然小声,生怕被代表听见。

  “什么?”虽然玛丽接受能力确实很强,而且玛丽确实猜到了,但就是单单听世真这么说出来还是非常震撼,还有种背后一凉汗毛颤栗的惧怕。

    毕竟徐伊景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你…”世真觉得玛丽肯定被吓到了。

  “没事……”果然自己想象和亲耳听见感受很不相同,玛丽完全懵了。

  “给你点时间消化吧。”世真有些想笑,自己家代表的威慑力还仍保存在这里,丝毫没有被动摇。

    世真快速结束了通话,轻手轻脚进去洗漱,还有点时间,想让代表多睡会儿。然而代表的浅睡使得她被这一通电话给吵醒不能再入睡。

  “刚刚是谁?”代表靠在门边,看着正在洗漱的世真。

  “我的……伊景!别吓人!走路出点声啊!我的天哪,差点把牙刷都吃下去。”世真被吓得泡沫吐到了手上,准备冲洗前看到代表脚上只有一双棉拖。

  “……”代表还抵在门边看着世真,没有出声。

    好吧,是自己大惊小怪的。

    世真这样想着,快速洗漱,把这里让给她,自己走出去准备了点早餐,两人处理完,就拿着一堆年糕出门了。

    第一家,武真集团,今天约好要去见他们。停下车,世真拿着东西下了车,等着代表一起。

  “武真?”代表走下车,站在世真的身后。

    拜年难道不是去亲戚朋友家吗?怎么来公司了。

    代表有些不明白,以为可能有了什么新的拜年方式吧。

  “嗯,对,这时间都不在家,所以就来公司了。”世真的回答完全解了代表的疑惑。

    世真刚走到门口,不知道像是触发了什么,很多表面看起来很高层的人过来迎接。

  “李会长好。”每个人齐声叫道,世真则一一笑过,和代表一起坐上电梯去上了最顶层。

    当电梯打开,里面的朴健宇和朴武三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两人赶紧出来,看到世真了,但万万没想到还有个代表。

  “世真啊,提这么多东西是?”朴健宇提前说了出口,“嗯?伊景,你也来了,不是回日本了吗?”

  “健宇啊,新年……”

    世真见代表几秒没发声,赶紧说,“新年快乐啊,我们来拜年~”救场重要,不能让代表在别人面前丢脸。

  “李会长,我们这可受宠若惊啊。”朴武三在朴健宇身后出了声。

    在朴武三和朴健宇眼里,拜年这等事有代表就很奇怪了,再加上代表居然会语无伦次,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但又不能表现出来。

  “什么受宠若惊呐,我今天是作为李世真来的,不是会长,这礼物你们就收下。”世真提着东西走到朴健宇面前,把东西递给他,“手工制作,不吃浪费啊。”

  “好,我们会尽快吃的。”朴健宇标志性的浅笑安然映在脸上。

  “那么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你们继续忙吧,但新年也要注意休息。”世真转身离开,而跟在后面的代表宛如被强拉过来给不认识的人拜年的别扭小孩,虽然面无表情,但肢体语言完全没能掩盖下去。

  “天下金融……对吗?”回到车上,代表开口。按照世真的性格,既然来了武真,那下一个就必定是天下。曾经的被自己玩弄在手心的天下金融,想必也现在还很忌讳自己吧。

    想到这代表勾起了嘴角。

  “笑什么呢?”驾驶车行驶在路上,发现代表的小表情转过去看着她。

  “没笑什么,好好看路。”

  “哦~”世真笑着转过头,盯着前方。

    没过多久,就到达了天下金融。

    这次倒没有那么大阵势迎接,世真和代表提着东西悠悠上楼。

  “你们来了。”迎接她们的是玛丽爷爷和玛丽。

  “爷爷您好~”世真走向前,露出甜美的笑容。

  “啧啧,我爷爷要变成别人家的爷爷了。”玛丽悠悠小声说道。

  “玛丽!”爷爷转头斜视玛丽。

  “我好朋友的爷爷就是我的爷爷,除非你不把我当朋友。”世真似挑衅般假装严肃看着玛丽。

  “李世真!你再敢这么说!”玛丽突然冲向前左手环过世真的脖子,挠起了她的头,好像就她俩在场似的。

    随着代表轻咳一声,两人立马停下动作站回原位。

  “会长您好。”代表终于发声,不多不少。

  “嗯。”爷爷抬头看着代表,继而点了点头。

  “你们……”玛丽刚想问世真她们两个人来干什么。

  “我们来拜年。”世真抬高手,让玛丽和爷爷看的更清楚一些。

  “谢谢你们,新年快乐。”爷爷先开口,仍然面无表情,“把东西放到玛丽的社长室吧,我还有些东西要忙,你们请便。”说完便回会长室去了。

  “来来,聊会儿再走!”玛丽接过年糕,快步走进社长室,世真和代表也跟了进去。

  “徐代表,能请教你一些事情吗?”玛丽放下东西,叫助理泡了两杯茶,招待她们。

  “可以,不过不是徐代表。”代表喝了口茶,饶有兴致。

    敬而远之到主动靠近吗?

    有意思…

  “那就欧尼~”玛丽挂起她标志性笑容,阳光灿烂。

    随后她们聊起了公司的各大事务,滔滔不绝。

    一旁的世真当没听见,在社长室观察这里发生的变化。

    心里感叹,玛丽这熊孩子变了很多,正经了不少。

    世真看着玛丽认真问着代表事宜时,像极了当时的自己,想赶紧成长的欲望。

  “噗…”世真没忍住小声笑出声。

    转过头发现玛丽和代表都在盯着她。

  “干嘛…”世真一脸无辜看着她们,“你们继续…”

  “我们说完了,倒是你,走着走着傻笑出来,疯了?”玛丽歪了下嘴角,嘲笑世真。

  “我……你才疯了。”世真偷瞄了一眼代表,一脸玩味地看着她,搞得世真有些害羞的摸起手来,显得很不自在。

  “欧尼,你看看世真,这真的是一个会长的样子吗?”玛丽笑得合不拢嘴,虽然让世真有点尴尬但还是忍不住要逗她。

  “这是个傻小孩。”代表面无表情看着世真,只有世真看出了代表隐约弯起眼角里的笑意。

  “停!停!玛丽,你胳膊往外拐!”世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丝毫没有逻辑的句子。

  “外吗?”代表轻轻吐出两个字。

  “呐!世真,你脑袋撞到什么了,怎么说话的,欧尼是外?”玛丽一脸八卦,斜眼看世真,希望这两位一不小心吐露出些事情。

  “……”世真低着头,试图找到个洞钻进去。

  “时间差不多了,玛丽,你也忙,我们就先走了。”代表看世真很不自在,帮她打起掩护,应付玛丽。

  “对,对,你忙,我们先走了,有机会再联系。”世真像是听到动静的兔子竖起耳朵,瞬间恢复之前淡淡笑容的状态。

    还没等玛丽回答,世真扔下一句“玛丽,再见~”拉起代表就走了,唯独留下玛丽有些懵。

  “哎西,这两个人!”当玛丽恢复时,只得丢下这句话,无所适从。

    世真和代表回到车上,世真刚想系上安全带,听见副驾驶传出自己从未听过的笑声。

    这也应该是代表第一次这样笑吧。

  “你笑什么,伊景?”世真还陷在刚才的尴尬之中,不太能明白。

  “你……哈哈……果真是只兔子……哈哈……”世真努力在代表的笑声中提取有用的消息。

  “兔子?”世真大小眼盯着代表,回想那尴尬的场面。

  “而且……哈哈……看你那样……就是在找地洞……”代表像是被点了笑穴,停不下来。

  “……”世真现在还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太尴尬。

  “好了好了,咳,我不笑了。”代表从大笑中快速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好像刚才都是做梦一般。

  “世真?”代表发现世真毫无反应,转头看向她,伸手在世真眼前晃了晃,“世真?”

  “嗯?”世真刚回过神,发现眼前有只手,就差拍脸上了,赶紧侧脸过来看向代表。

  “走吧,代驾。”代表用充满玩味的口吻说道。

  “那你的目的地是?”世真倒也很配合。

  “S画廊。”

  “好,那请系好安全带。”世真等代表系上安全带,便踩下油门,缓缓驶出。

  “新年……”代表的声音就像嗡鸣,一略而过。

  “什么?”世真没听清,转过头看了一下代表又转回头去盯着前方。

  “新年快乐。”这次代表用响亮的声音顺畅地说出了这句话。

  “新年快乐,伊景~”


评论(2)
热度(52)

© Funever | Powered by LOFTER